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甘肃企业向沙漠排污污水未处理完底泥就地掩

发布时间:2019-12-14 23:30:53

甘肃企业向沙漠排水未处理完底泥就地掩埋

原标题:甘肃企业向沙漠排污:污水未处理完底泥就地掩埋

3月21日,甘肃省武威市荣华工贸有限公司向腾格里沙漠腹地违法排放污水事件被曝光。

3月24日,长江商报奔赴甘肃兰州、武威,并于25日下午、26日上午两度进入荣华团体,并在26日徒步深入腾格里沙漠5公里,对荣华工贸的排污地进行了调查探访和污水采样。调查发现,荣华工贸排放的污水虽然大部分已被抽走,但留存的污水仍有数个足球场大小。而更令人心惊的是,荣华工贸对部分污染地直接进行了填埋处理,部份污水和底泥已被掩盖在厚厚的泥沙之下。这与媒体报道中的“据了解,留存的污水大部分已运至污水处理厂处理完毕,对底泥的处理将待专家论证后再实施”完全不符。

受污染沙漠离最近生活区仅两千米

永远也忘不了第一次看到那个排放污水的臭水塘时的情形:黑黝黝的污水像原油一样粘稠,令人作呕的恶臭气味扑鼻而来,绵延数公里后才逐步消散。在连续呕吐了3次、戴上两个口罩后,才感觉稍微好一点。饶是如此,恶臭仍刺得人不停流泪,在水塘附近停留了约10分钟,头疼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而这些受到污染的沙漠,距离最近的生活区南面五墩村仅2.17公里,另外西、东、北三面20公里范围内几乎是无人居住的沙漠,被称为“八十里大沙”

八十里大沙,海拔1500-1600米,以红水河(干河沟)为界,靠红水河沿岸多呈新月形和沙链,沙丘迎风坡朝向西北,沙漠多为固定沙丘。

这里,也是荣华绿洲现代农业产业园区,要找到污染地,必须要从荣华集团通过,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荣华排污之隐蔽,如甘肃省环保厅监察局稽查科一名调查人员所说,“如果不是无人机和GPS定位,问题可能会发现得更晚。”

3月25日下午4时,一行在武威市区乘出租车第一次前往荣华排污地,下午5时许,在荣生沙漠公路遇到武威市凉州区民警拦截,同行有一名凉州区工作人员称采访必须获得武威市委宣传部允许,随即警车随一行回到市区。

污水并未“处理完毕”,底泥就地掩埋

3月26日一早,驱车进入荣华集团。双向4车道的水泥路很好走,这条全长50多公里,听说可以直通内蒙古的“康庄大道”就是荣华公司修建。

进入沙漠25公里左右,导航显示已到达“八十里大沙”,在公路北侧发现了一个圆柱形金属罐体,而后约10公里,又发现了另一个一模一样的罐体,在第二个罐体附近的岔路上,更有数台贴有“荣华”字样的挖掘机正在工作。

走近询问得知,该处正在为两天后的打井做准备工作,“污染源在上游,你们之前看到的那个圆罐附近,那里也有施工队,我们这里是在做打井取水采样的前期准备工作。”一名工人说。

随后,原路返回,在距离第一个圆柱罐体约1.5千米处下车,进入沙漠。

在腾格里沙漠步行大约2公里,翻过一座沙丘后,一股浓郁的恶臭迎面扑来,立马被呛得眼泪直流,跪地呕吐了起来。

那恶臭就来自沙谷,有两个篮球场大小的黑色臭水塘中,当地人种植的用于防风固沙的“梭梭”,也成为灰白色的枯枝,污水以上数米乃至数十米的沙丘表面,都变成黑灰色的硬泥。

在沙丘顶上,更完整、宏大的场面呈现在长江商报面前。原来,这个臭水塘只是巨大的排污地中小小的一部分,整个排污地大约有两个足球场大小,臭水塘只占了其中六分之一左右的面积,另外的排污地上覆盖着黑褐色的沙泥,沙泥上满是宽大的车辙,几天前这里热火朝天的场面,恍如记忆犹心

很显然,这里并没有将所有的污水“运至污水处理厂处理完毕”,对底泥的处理也并没有“等待专家论证”,而是直接采取了就地掩埋。

被限制人身自由

沿沙丘顶部向西而行,大约1公里左右,又发现了数处排污地,在离第一个圆柱形金属罐体最近的排污地侧方,出现了数台挖掘机和大型挂车,一个施工队正在进行挖井作业,一个20平方米左右的区域已被铺上一层白色塑料布,罐车正在向内注水。

“我们是甘肃省地矿局水文地质勘探院的,这里正在进行挖井取水作业,目前还是前期工作,注水是为了避免主井塌方。”水勘院陈院长向长江商报介绍,此处取样井将下挖80米深,对地下水水质进行采样,然后再送专家组检测。不过对于检测结果,陈院长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出来”。

上午11时许,被荣华集团保安发现,两名保安先后进入沙漠驱逐,公路上也有七八名保安守卫。在沙漠中,一名保安试图抢夺相机,与发生争执和拉扯,随后,公路上的保安开一辆白色皮卡找到租用的越野车,无奈之下,只得随保安上公路。

一名自称是荣华集团秦姓纪委书记(后确认身份是武威市凉州区荣华新区派出所刘所长)与另一人随后领去荣华集团保卫处

,称已报警,武威市委宣传部也已派人过来。

上午12时许,在荣华集团保卫处,一名自称武威市凉州区委宣传部梁部长的中年男子表示要看我们的证。随后,梁姓男子要求公安机关“公事公办”,并吩咐“把东西删干净,把人送上高速,离开武威”。之后,宣传部工作人员撤出,但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13时35分许,武威市凉州区公安局两名干警到达。期间,打叫人来拿车,顺带将摄影包、污水采样、正常沙石采样、第一张相机储存卡放到汽车后备箱带走,秘密告诉对方回兰州碰头。

随后,被带至武威市凉州区荣华新区派出所,警员将所有随身物品审核放入档案袋中,签字封袋,并开始长达6小时的口头问询。

期间更是软硬兼施,直至傍晚19时许,估算第一张存储卡、取样和摄影包也已安全到达兰州,便与对方让步,删除了中部分有污水画面的照片和视频(没有污水的保存),但随后在同行摄影那里,发现相机和都被人为动过了,照片被全部删除。

随后,当地派出所以送回市内为名,派两名民警全程陪同回宾馆,并在隔壁房间开房留宿,期间吃饭都与一同。

27日上午11时许,在民警陪同下,一行乘大巴离开武威回到兰州。

“沙漠排污史”最少十几年

腾格里沙漠位于内蒙古、甘肃、宁夏三地之内,南越长城,东抵贺兰山,西至雅布赖山,面积约3万平方千米,海拔米左右,是中国第四大沙漠,黄河流经其东南部。

癫痫病治疗石家庄哪家医院好
无锡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武汉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长春专科银屑病医院好
安吉县中医院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