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伍德斗大陆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封信引发的猜测

发布时间:2020-01-17 00:34:45

伍德斗大陆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封信引发的猜测

按照推测,即便是莉莉娅所说的都是真的,那她的儿子当时也不过是个还在襁褓之中的婴孩。一个小婴孩,如何应对强大的黑暗魔法?所以,麦思琪当时猜想马克的爷爷之所以会当场撕掉信件,应该也觉得这就是无稽之谈。觉得这是莉莉娅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为自己的儿子找一个庇护所而已。

“那是什么意思?”伍德被麦思琪教授的话给弄蒙了,不知道信中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如果魔法世界遭受到黑暗魔法的袭击,我们就要想办法找到你,你会让这一切都恢复原来的样子。你会保护魔法世界不受到外界的干扰,就会带给我们光明。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其实我很好奇一件事情,你母亲当时既然能够回到魔法世界,为什么没有把你一同带回来?”这是麦思琪一直都没有想明白的事情,只不过伍德当时不过是襁褓中的小婴孩,又怎么会知道呢。

“当然,你肯定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毕竟你当时还很小。”麦思琪教授看到伍德迷茫的看着自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问题一直都在我的脑海中。不过我相信当时我的母亲一定是有不得以的苦衷的,要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写这样一封信给你们。”这个问题不仅仅困扰着麦思琪,也同样困扰着伍德。

“不过,根据在你身上发生的这些事情,或许你母亲说的是真的,或许你真的能够带给魔法世界以光明。”麦思琪教授忽然说道,这让伍德很是意外的看着她。

“难道你一开始的觉得她说的都不是真的?”伍德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说,不过当他听到麦思琪教授说‘或许是真的’的时候,心里其实是很不开心的。这也就说明麦思琪教授其实从一开始就觉得母亲欣赏所说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其目的和别人想的一样,只是为了让他们给自己的儿子一个庇护所。

“你怎么会这样认为呢?我没有怀疑过你母亲说过的任何话,只不过当时的情况你不知道。当时的魔法世界是最繁荣的时候,就算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也轮不到让一个婴儿出面解救大家。我当时自然也是这样认为的,只不过时过境迁,如今的魔法世界,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样子了。

我真的很担心,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遇到什么危险,魔法世界还能不能够抵挡得住。”麦思琪教授的样子看上去很是担忧,像是眼前就是暴风雨即将到来的样子。

“不是有布鲁克和你们吗,还有魔法世界的那些法力高强的魔法师们。即便是遇到了黑暗魔法的如今,我相信你们是可以战胜他们的。”伍德十分肯定的说道,这些人在伍德看来,虽然有些人不是伍德很喜欢的,像梅塞伏的父母,但是伍德却不得不承认他们的能力。

“时间不早了,你该去用午餐了。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让人还未察觉,就已经悄悄地溜走了。”麦思琪教授说完揉了揉伍德的头发。

“这是我以前从希瓦拉教授那里拿的一小瓶药水,别看这一小瓶,到你睡觉的时候,喝上一滴,只要一小滴,就能够让你睡个安稳觉。”那是一个透明的小玻璃瓶,里面大概还有一半的药水,伍德拿在手中轻轻地摇晃,里面的药水就立刻改变了颜色,从透明变成了一丝明亮黄。

“它的名字叫忽明忽暗,除了有安眠的作用之外,还可以用来美容。不过这个功能你可能用不上,祝你今晚有个好的睡眠。”伍德看着一会儿透明一会儿明黄色的药水,觉得这样的药水实在是好玩。

吃完的时候,伍德一直都在想那封信中的话,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当时为何会那样说,她显然不是想要为自己找个庇护所。伍德是相信自己的母亲的,既然母亲这样说了,伍德自然也是相信的。只不过这样一来,伍德就更加的好奇自己的父亲究竟是谁了。

伍德已经从不同的人口中听过母亲的事情,但是从始至终,没有一个人跟伍德提起过自己的父亲的事情。每个孩子都是有父亲和母亲的,自己也会是一样的,不知道是大家有意回避这个问题,还是出于什么别的考虑,他们都没有提起过伍德父亲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能够抵御黑暗的,就是光明,能够让一个婴孩抵御黑暗的,究竟是什么呢?一个婴孩,尚且不能自理,但是母亲却相信自己可以驱赶黑暗,带给的大家以光明。那就只有一个猜测了,那就是伍德的身体,他的身体中一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力量,就像是布鲁克以前曾经说过的,自己的体内有着一股强大的力量。

而且这种力量很有可能是与生俱来的,这也就是说伍德体内的巨大力量很有可能是来自于自己的父亲。之所以伍德会这样想,那是因为当时自己的母亲尚且还不是黑暗魔法的对手,是不可能带给伍德这么强大的力量的。

想到这里,伍德脸上晕上一层红晕,第一次,伍德感觉自己与父亲的距离又近了一些。

“伍德,你在想什么?”看到伍德一点点的吃饭,苏芮很是好奇,看伍德的样子,好像是有什么开心的事情。

“哦,没什么,就是在想,现在这样,其实也挺好的。”伍德说完笑了笑,然后低头吃饭。苏芮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伍德为何会突然说这么一句。

“苏芮,你有没有觉得,佩克尼最近变了好多?”曼特看着坐在他们斜对面的佩克尼,若有所思的说道。

“连你都能够察觉得到,我们自然是感觉到了。我们入学这几个月的时间,佩克尼的改变无疑是最大的。可能是在这里让她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所以人也变得开朗了许多。”苏芮看了一眼一个人低头吃饭的佩克尼,最近佩克尼却是改变了很多。

济阳县人民医院
天台县中医院怎么样
常州治疗阳痿费用
济宁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新疆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