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308個再融资项目茬路仩55亿投行收入俨

发布时间:2019-10-19 05:55:21

  潮宏基、中国铝业、中泰化学和鑫科材料4家公司的增发项目批文正面临9月到期

  据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截至9月2日,有166个项目实施增发,但仍然有不少再融资项目过会未发。

  尽管如此,再融资热情未减,定增预案陆陆续续发布,截至9月2日,监管层未审核的材料共有308个。

  不少投行与上市公司表示,今年股票市场环境不佳,股价不理想,大家仍在亟待好时机。

  然而,一名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士透露,“监管层应该还是要为IPO的开闸营造良好环境,现在的低迷都在为IPO开闸做准备。缺钱的是没有上市的公司,资源只有这么多,若放行过多再融资项目,以后IPO怎么办?”

  减速煎熬:308项目苦排队

  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9月2日,已公布预案、但监管层还未审核的项目共有308个,涉及41家投行。此外,今年实施的增发项目仅有162个,通过审核或批准但未发行的项目有91个。

  “IPO路不通后,投行都转战‘再融资’,今年申报的量比去年多,但审批需要人手,证监会人手不够,审批也就慢一点”,广州一名投行人士表示。

  但一名在京会计师并不认同。“IPO停闸后,大量工作人员闲着,内部可以抽调。”

  在其看来,再融资发行速度减慢,有其道理。“只有一块蛋糕,大家都来分食,再融资分多了,IPO怎么办?最缺钱的不是上市公司,他们有多元化的融资渠道,最等钱的是那些待上市企业。”

  “今年发行的再融资项目确实少了很多”,华东一名保代表示。

  据公开资料显示,不少在4、5月份拿到增发批文的公司,至今还未发行。

  多名保代向表示,再融资项目能否发出?更多由市场决定。

  深圳一保代解释,一般发行价格是股价的9折,通常企业拿到批文才发现,发行价已经超出9折,可能比股价低几个点,甚至高于股价,即倒挂。

  “机构不愿意认购,毕竟认购后股票锁定有期限,即使吃亏也不能马上撤,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说,风险很大”。

  因此,不少上市公司与投行选择继续等待与观望。

  而有企业一等就是一年。山河智能,去年6月通过发审会,去年年底延长定增方案有效期。直至今年,山河智能还未拿到证监会批文。该项目由东吴证券保荐,项目负责人称,股价一直倒挂,差异较大,“客观环境不好,在等到好时机,我们在跟证监会沟通,争取在第四季度发行”。据山河智能定增方案显示,公司将不低于8.31元/股发行,而截至9月2日,山河智能股票价为6.94元/股。

  根据《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规定,企业自拿到批文后,要在6个月内择期发行,否则过期无效。

  据Wind数据显示,有4家公司的增发项目批文正面临9月到期,他们分别是潮宏基、中国铝业、中泰化学和鑫科材料。

  “证券代表和董秘今天出差(9月5日)就是要去办这个事”,潮宏基工作人员告诉,证券事务代表与董秘5日已抵深交所上报材料,办理发行事宜。此时离截止时间只剩不到一周。

  “当3月14日拿到批文后,我们要出年报,年报有一个分配预案,证监会要求实施分配预案后才能进行发行,我们实施后发现股票不给力,所以一直等到现在。”潮宏基工作人员说。

  鑫科材料的发行批文将在9月26日过期,其董秘告诉,此前股价一直不如人意,目前仍在等待二级市场好转,“我们会在截止日期内发行”。其证券事务代表也表示,到最后一天都不会放弃。鑫科材料定增方案中提到,公司将不低于5.16元/股发行。而截至9月2日,鑫科材料股价仅为5.26元/股。

  上述山河智能项目负责人称,每家公司的情况与定增方案不一样,能否发出因项目而异。“有些公司所在的行业比较有前景,有些公司由大股东直接认购股份,诸如这些情况,发行是没有压力的。”在其看来,目前停滞不前的增发项目,有七八成是股价原因。

  有些项目发行止步的原因却不是因为二级市场,而是受限保荐机构。

  中国铝业增发由平安证券保荐。中国铝业工作人员表示,据其所知,公司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有发行举动。对于何时能发,该工作人员称,“不清楚”。

  最受挫的是吉电股份。其在今年2月20日拿到证监会批文,至今已经过期。吉电股份证券部表示,“我们不是不做这个定增,证监会在审查我们的承销商国信证券,所以暂停了。”

  据悉,此前证监会已表示,要求平安证券等受罚保荐机构,对已领取批文的项目暂停安排后续发行进程。

  55亿承销收入难落袋

  等待,不仅仅是给上市公司带来煎熬,投行亦感到不痛快。

  IPO折戟后,券商原本想在再融资业务上捞一笔,然而,并没多大收获。

  据Wind数据,已过会或获批准但又未发行的91个项目,以1%承销费率计算,券商共可以获得12.71亿元的承销收入。而发布预案未被审核的308个项目能为券商带来54.75亿元的收入。

  在过会未发的项目中,中信证券项目数量最多,共9个,可揽约2.59亿元的承销收入。其次是海通证券,6个在会项目,承销费约5830.25万元。中信建投与华泰联合均有5个项目在手,分别能有约3622.66万元和2868.44万元的承销收入。

  “项目未成功发出,我们就拿不到承销费”,深圳一保代较为沮丧。

  更让投行揪心的是倒挂项目。据Wind数据统计,在已过会项目中,共有6个项目目前面临股价倒挂。

  如首钢股份,以9月2日收盘价显示,倒挂2.16元/股,但因增发股数最多,达23.23亿股。若以1%承销费率计算,其财务顾问中信证券暂时与5018万元擦肩而过。

  *ST上控,其股价与增发价倒挂3.26元/股,倒挂情况最严重,假设1%承销费率,其承销商暂时损失61.94万元。

  而在已发布预案、但未交至证监会审核的项目中,倒挂最严重的为山东黄金,其增发价为33.72元/股,9月2日收盘价仅24.89元/股,倒挂8.83元/股。

  不少投行人士反映,投行收入确实受到影响了。

  上述广州投行人士称,目前已经发行的定增项目大多是被券商“忽悠”发行的,“大家还是想赶紧拿点承销费”。

  上海一保代较为乐观,“项目总会发出去,今年赚不到的钱明年赚,只是推迟而已,今年受影响也难免”。

  而前述深圳保代则称,“对中介机构来说,IPO迟迟不开,但我们要有收入,所以只能继续找项目,目前再融资业务稍好,其他业务的收入都很难。”不过,该保代还表示,对企业来说,他们发布定增预案,成本不高,风险也不大,所以当然会有越来越多的预案。

  对于目前不理想的发行环境,其建议,“企业可通过发公司债进行再融资。”

  (:曹瀛)

服装加工设备
玄幻
中药常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