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藏锋 第二百四十六章 我叫徐寒,我在路上!

发布时间:2020-01-19 10:22:50

藏锋 第二百四十六章 我叫徐寒,我在路上!

“神无双?”徐寒愣了愣,对于沧海流给出的答案,徐寒并不诧异,从长安那位吞噬龙气的黑影开始,徐寒便对这素未谋面的无上真人抱有恶感。

但他却有些不解沧海流话里的逻辑,既然一开始相信了那位名为神无双的无上真人,那为何又要造出一位半妖与之对抗呢?

沧海流像是看穿了徐寒的心思一般,他继续言道:“我说过他的话我只相信了一半。”

“他说天柱崩塌,世上近百数仙人被骗至昆仑,以性命留存天柱,保持两界的联系。他言妖君出世,我便盗出了刑天剑,以防不测。但在杀了皇帝老儿之后,我却遇见了另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他找到了我。”

“谁?”徐寒问道。

沧海流在那时看了看徐寒背后的那方木匣,轻声言道:“道祖,魏长明。”

“他跟我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关于他的,也关于的天上,当然还有他背上的。他告诉我妖族不是敌人,真正的敌人是太阴宫上的仙人,他们正在吞噬天下的气运。”

“说实话,这两个人我谁也无法相信,但有件事情却是真的,这方世界的气运正在消散,从大楚朝的灭亡开始,人族的气运便开始崩坏,而夏周陈三国的混战割据似乎在加速这样的消亡。所以这也坚定了我让南景那孩子活下来,我想塑造一位无敌的帝王,一统天下,千秋万载,这样或许才能镇压下天下的气运,免除这样的消亡。”

“我们就像是无头的苍蝇一般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这个世界,但我们却没有方向,我们只知道有敌人在来的路上,却不明白谁才是敌人,谁又是盟友。所以我们动用了龙蛇双生之法,镇压了妖君,也试图守下天柱。”

“当然,我为你求得的右臂,其实是希望在龙蛇双生之法生效之时,你可以依仗这妖臂留下一条性命,虽然希望渺茫,但也算是我的一点补偿。当然你也可以理解成一个心怀愧疚之人的心理安慰罢了。”

“直到龙蛇双生之法生效的那天,神无双终于显露出了他的爪牙,在剑陵我方才如梦初醒。但其中的变故已然超出了我的预料,就像是命运使然一般,神无双算到了你的妖臂,将你的右臂封印,而你身上的秘密却也招来监视者的护佑。”

说到这儿,那沧海流的脸上忽的露出了一抹苦笑:“其实即使到了现在我也弄不明白你的体内究竟藏着些什么,似乎连天上的人都极为畏惧,甚至不惜将他们复活,为的只是杀了你。”

听到这里的徐寒脸色微微一变,夫子诸人的复活徐寒确实心存疑虑,但在得知其目的竟然是杀他之时,不免还是有些诧异。

“所以你跟我说了这么多,最后还是要杀我?”徐寒问道,

沧海流却并不正面回应徐寒的这个问题,他歪着脑袋想了想,言道:“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提议,天上的人说只要杀了你,便会给这个世界一线生机。”

“那你还在等什么呢?”徐寒沉眸问道,说着还抬起了头看向天际,那张巨大的人脸同样注视着徐寒,徐寒能很准确的从他的眸子中读出无边的怒意与杀机。

“天上的人说,杀了你就给这方世界一线生机,你不觉得这一句话很值得玩味吗?”沧海流也在那时抬头看向了天际:“那时的天柱已经崩塌,天上人的依然可以与我们对话,甚至以某种我们难以想象的法门复活如此多数量的仙人,这么说来其实他们一直都知道这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明白我们将面临什么样的敌人。但他们却始终未有与我们对话,直到你的存在让他们感受到了某些威胁。”

“那如此说来,这方世界对于他们来说究竟算是什么?可有可无的属地?可以用来作为交换的筹码?”

“是不是当我们以某人的性命做了交换,换来了短暂的安逸,而当麻烦再次来临时,我们又得做出这样或者那样的交换?这样真的对吗?那我们与那些被圈养了牛羊比起来又有什么区别?连自己的生死都不能掌控,那这样的一线生机、这样的苟延残喘又有什么意义?”

“所以,这一次,我们想要试着将这命运的阀门握在自己的手中,就像...”说道这里,沧海流看向了徐寒,他的嘴角浮出了一抹笑意:“就像你一直那么做的一样。”

轰隆!

这话一落,就像触犯到了某些禁忌一般,天际的雷鸣响彻,那张咆哮的人脸再次言道:“不过蝼蚁!我愿意给尔等一条生路,已是大发慈悲,尔等还妄想他物,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尔等的命既是我给的,我自然也有办法拿回来!”

说罢这话,那些黑袍的周身便开始弥漫出一道道浓郁的黑气,朝着天际的人脸涌去,似乎是体内某些极为重要的东西,正在被抽离出躯壳。

“看样子时间不多了。”目睹了这番情形的沧海流又耸了耸肩膀,“咱们开始吧。”

他如此说道,而此言一落,那些围着徐寒的黑袍们周身开始荡漾出一道道磅礴的气机,这一道道气机也于那时尽数本涌向沧海流那虚幻的躯体。

沧海流随即伸出了手摁在了徐寒的肩膀,徐寒的身躯一震他感受到了一股庞大的力量涌入他的体内,穿过他的四肢百骸,最后汇入了他的剑种之中,那朵已经生出八瓣的莲花,在这股力量的驱动下第九瓣花瓣随即渐渐于花蕊旁浮现。

“这...”徐寒措手不及的看向沧海流,沧海流却对着他淡淡一笑。

这时徐寒方才发现随着这股力量的涌入,那些黑袍人体内的生机开始飞速消失,而沧海流的躯体也开始愈发的模糊。

“我们都走在一条不知道何处才是终点的路上,路上有崎岖,有荆棘,也有蛊惑人心的恶魔。我们犯过错,也迷过路,但现在我们愿意为你开出一条路。”

“所以,请代我们走下去,就像魏先生说的那样...你可以徘徊,可以踟蹰,但请千万...千万...”

“不要迷路!”

这言说罢,根本不待徐寒反应过来,诸人的身躯便在那时尽数散去,而沧海流也用尽了力气将那把承载着他剑灵的剑递到了徐寒的身前。

“它叫不负,是师兄的佩剑,你将他一并带上吧,若是真的能走到那一处,也让师兄看一看那里的美景。”说完这话,沧海流那本就虚幻的身影彻底化为了琉璃般的光点,夜风一吹便朝着远处散去。

与此同时,不远处包裹着叶红笺等人的三道结界也开始虚化,他们的身旁也早已空无一物,但他们的目光却都有些呆滞,木楞的看着地上那道黑袍,眼眶之中似有泪水奔涌。

徐寒握住了那把剑,他目光闪动,死死的盯着那道即将散去的身子。

“小子,老夫做错了事,对不起你。”

“但老夫这辈子从来都不会道歉,这一次同样不会。”

“欠你的,老夫用这第二条命还上,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都得受着。”

徐寒听到这话,他的眸子中终于有了些许晶莹的事物在涌动,他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可并不待他将这话说出口来,他眼前的身影便在那时彻底散去,寻不到半点的痕迹。

他低下了头,看着手中的剑,沉默不语。

“愚昧的蝼蚁,你们根本不明白你们在做些什么!”天上的人脸看到了这番情形,他顿时陷入了无边的暴怒。他怒吼着说出了这样一番话,而随着那些死而复生的黑袍们再次死去,阻止第九道天雷的结界也彻底消散,它再次呼啸着朝着徐寒涌来。

“神无双!杀了他!你想要的一切我都会给你!”天上人脸咆哮着言道。

不远处那正在与刀客虚影以及大夏龙相缠斗的黑影听闻此言,他眸中的神色变幻,然后袖口下涌出一道黑气,将那袭杀而来的二者挡住,身子便于那时杀向徐寒。

“拦下他!”沉浸在某些情绪中的叶红笺等人也感受到了杀来的神无双,叶红笺一声高喝,身子便于第一时间跃起。

一只百丈大小的巨大火凤于她的身后涌现,滔天的气焰几乎让整个横皇城都灼热了几分,然后她一剑挥出,浩瀚如海的剑意直直的迎向了杀来的神无双。

而她的举动也让还在愣神的诸人纷纷回过了神来。

苏慕安的身子猛然高高跃起,那把长刀出鞘,雪白的刀身映照着雷光,裹挟着漫天的刀意,化作了一道割开天地的白芒呼啸而去。

紫色的甲胄也浮现在方子鱼的身躯上,无数道长剑在她的驱使下飞射而出,蒙梁更是扯开了背上那把白布包裹着的事物,露出了其下狰狞的紫色剑身。随即密布的杀气自剑身上荡开,蒙梁欺身上前,以手持剑直面那杀来的神无双。

四人所绽放出来的威势自然是浩大无比,就连神无双的眉头在那时也不免微微一皱,尤其是在看清了蒙梁手中那把紫色的长剑之时,他的眉宇间隐隐有一道异色闪动却又转瞬即逝。

这时第九道天雷终于轰隆落下,低着脑袋的徐寒豁然抬起了头,他望向那道雷光,手中名为不负的长剑高高举起,直面那道雷劫。

第九瓣莲花在他的背后绽开,浩然的剑意自莲花中涌出,裹挟在那剑身之上,直面那道轰来的雷劫。

轰!

一声巨响炸开。

雷光与剑意交融,映照着徐寒的脸庞,他目光如炬,死死的盯着穹顶之上的巨脸。

“给我破!”他如此言道,语调低沉,却带着一股如金石一般不可动摇的决意。

随着此言一落,那雷劫竟然生生被徐寒的剑意搅碎,四散开去,落在了那些肆虐在横皇城中的怪物身上,那些怪物们纷纷在雷劫下化为灰烬。而与此同时,其中一道最为巨大的天雷则直直的去向那方才击退叶红笺等人的神无双身上。

这道雷光中蕴含的威能虽然远不能对神无双造成太大的伤害,但却足以让他身子一震,而就是这短暂的停顿,他身后圣阳军聚齐的刀客虚影以及大夏的龙相都在此刻纷纷杀到了他的跟前。

慌乱之色第一次在这神无双的脸上浮现,他眸中的神色变化,随即像是下定了某些决心一般,他的袖口一道黑气涌出,将那乌铭秋三人包裹其中,然后又看向一旁的崔庭,喝到:“走!”

然后他的身形一顿,一道黑气漫上他的躯体,他的身子便随即消失在了原地。

崔庭见状也没了继续与杜平策颤抖的心思,他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城头方向退去,那城外的大军也于这时得到命令如潮水一般退下。

失去了对手的横皇城中的诸人面色古怪,随即又升起了一阵劫后余生的庆幸。

“你逃不掉的!”而天际那道人脸随着第九道天劫被拦下,他碍于某些规则的限制,也开始渐渐散去。但他似乎并不甘心,他继续着他歇斯底里的咆哮:“你这世界之恶,你这天地囚徒!你逃不开你的宿命,无论重来多少次,无论你躲到哪里,你都会死!”

那人脸的声音极为巨大,宛如巨雷轰鸣。

横皇城中重任都在那时望向那处,而也就在那里,一位背负木匣手持长剑的少年冲天而起,他扶摇而上,来到了横皇城的头顶。

他盯着那道人脸,冷峻的瞳孔中映照着尚未平息的雷光,然后他高高的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剑,一朵莲花在他的脚下的浮现。

他张开了嘴,清澈的声音自嘴中吐出,响彻在这横皇城头,压过了漫天的雷鸣,也压过了那巨脸嘴里的咆哮。

他言道。

“你是天上的神,我是地上的人。”

“你高高在上,我苟且偷生。”

“但从现在起,到以后一万年、一亿年。”

“请你们记住我的名字。”

说到这里,徐寒停了下来,他的嘴角忽的浮出一抹笑意。他再次言道。

“我叫徐寒!我在路上了。”

徐州市泉山区庞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鞍山医院
云南哪的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太原知名牛皮癣医院
宁波治白癫疯医院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