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萌妻难驯 第三百二十二章 爷爷像爸爸

发布时间:2019-09-25 16:36:04

萌妻难驯 第三百二十二章 爷爷像爸爸

这丫的谁啊?敢抛出来拆我的台?

陆雪漫万分不悦的抬眼望去,看清来人的一瞬,顿时喜出望外。[燃^文^书库][]

“师父,你怎么来了?”

“个臭丫头,我不来看你,你会记得还有我这个师父吗?”低头看到她身旁的xiǎo萝莉,夜南峰蹲下身,笑着説道,“你是不是西西啊?”

这个伯伯好奇怪!

他跟妈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妈妈见到他比看到爸爸还要高兴?

难道妈妈真的移情别恋了?

顾雅熙先入为主的认为他是爸爸的情敌,板着脸问道,“我是西西,你是哪位?为什么叫我妈妈臭丫头?”

“我是你妈妈的老师。臭丫头是对她的昵称,你妈妈也可以这么称呼你,懂吗?”

这个伯伯的理论好奇怪!

xiǎo丫头对他的话将信将疑,仰起头,迷惑的望向妈妈。

抚着女儿柔软的头发,她嘴角勾起温柔的浅笑,“西西,这位是你爷爷的弟弟,叫叔公。”

“叔公!”

奶声奶气的叫人,她立刻把胖嘟嘟的xiǎo手伸到夜南峰面前,黑葡萄似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他,让人无法拒绝。

他秒懂了xiǎo丫头的意思,从怀里拿出一包东西,放进她手里。

“谢谢叔公!”乖巧的在他脸颊啵了一口,顾雅熙打开手帕,看到里面放着金灿灿的几件首饰。

首饰颇有古色,一看就是年代久远的古董。

师父怎么能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这个xiǎo丫头呢?

“这礼物太重了,你拿回去吧。”陆雪漫把东西递回去,他却摆了摆手。

“这是我大哥的意思。你要是想把东西退回去,他就在楼下,你自己去还给他。”

把xiǎo萝莉抱进怀里,他意味深长的望向客厅里人影,轻轻叹了口气。

“漫漫,这是夜家祖传的东西。既然我哥把东西交给你,他的意思就很清楚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和那个臭xiǎo子都是一个人。既然你们心里记挂着对方,何必这么僵下去呢?”

把东西塞进夜南峰兜里,陆雪漫摇摇头,“我不嫁人不代表想跟他复婚,你们想太多了!”

“漫漫……”

他本想再説些什么,某女却抢先开口,“我去叫xiǎo轩和xiǎo天。”

“西西,你跟叔公去楼下找爷爷和爸爸好不好?”哀怨的看了徒弟一眼,他抱着顾雅熙向楼梯口走去。

爸爸来了,欧耶!

黑曜石般的眸子闪烁着璀璨的光泽,xiǎo丫头瞬间来了精神,乌溜溜的眼睛不住的向下张望。

看到外婆深怕威严的老者,她趴在夜南峰耳边,“叔公,爷爷会给西西红包吗?”

真不愧是陆雪漫亲生的,跟她妈一样贪财!

“应该会吧!”

左看右看,她神秘兮兮的追问,“叔公,你是不是爸爸请来的帮手?”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爸爸想跟妈妈结婚,但是妈妈移情别恋了!如果爸爸不找人帮忙,妈妈会嫁给司徒叔叔的。”

噗……

xiǎo盆友,如果你妈真的移情别恋了,你爸就没有机会了!

夜南峰被搞得哭笑不得,森森觉得只有陆雪漫和权慕天才能制造出这么古灵精怪的xiǎo丫头。

他好像爱上这个xiǎo萝莉了,肿么破?

如果告诉宝贝徒弟借她的女儿玩两天,会不会被她喷死?

几分钟过去,陆雪漫带着两个儿子走进了餐厅。此刻,顾雅熙已经跟夜云山混的很熟了,坐在他怀里笑的前仰后合。

“xiǎo轩,去叫人。”

顾明轩没想到会突然冒出来这么多亲戚,下意识的拉住洛xiǎo天的手。他跟夜云山和夜南峰有过接触,拉着弟弟大大方方走过去,“爷爷,叔公。”

“xiǎo天长这么高了!”

把弟弟从背后拽出来,他介绍道,“弟弟,这位是爷爷。那位是叔公,叫人吧。”

这两个人真的是亲兄弟吗?为什么一个看上去很和善,另外一个却很威严呢?

爷爷跟爸爸还真像,他们应该是亲生父子!

“爷爷,叔公。”

“xiǎo轩乖。”夜云山和夜南峰分别掏出两个红包,笑着递了上去。

顾明轩不知道该不该收,望向妈妈征求意见。洛xiǎo天清楚这是家里的惯例,便替弟弟收下了。

“拿着吧。”扫了权慕天一眼,陆雪漫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

气氛顿时僵住,其乐融融的氛围被打的烟消云散。蒋斯喻想説些什么圆场,可看到女儿的冷脸,完全不知道该从何説起。

夜家的人突然登门,明摆着是来给权慕天撑场面的。

他当着孩子的面搞女人,还有脸让把叔叔和亲爹抬出来帮忙,真是无耻到家了!

憋着一口气,她忽略掉姓夜的三只,旁若无人的给孩子们夹菜

萌妻难驯  第三百二十二章 爷爷像爸爸

,“xiǎo天,快带着弟弟妹妹吃饭,然后去做功课。”

顾雅熙坐进儿童餐椅,一本正经的説道,“妈妈,护士阿姨説,十diǎn前我要回医院的。”

蒋勋给她戴上餐巾,声色温和的解释,“xiǎoxiǎo姐,我已经把您的药取回来了。从今晚开始,家庭医生会给您注射。过几天,再去医院复查就可以了。”

“谢谢蒋叔叔。”

“不客气。”

几个大人闷头吃饭,谁也没有説话。权慕天与三个孩子隔得远,有心调节气氛,却没有任何机会。

顾明轩跳下餐椅,抱着碗筷挨着他坐下,由于椅子太高,只在餐桌上露出一个xiǎo脑袋。

“爸爸,我要吃生蚝。”

某男感动到不行,默默给儿子diǎn了100个赞。夹了几只生蚝,把肥嘟嘟的生蚝肉放进了儿子碗里。

爸爸照顾弟弟吃饭,顾雅熙不免有些吃味,望着洛xiǎo天开始撒娇,“哥哥,咱们也去跟爸爸坐在一起吧。”

额……

他偷眼望向妈妈,不出所料的换来清脆的低咳。

xiǎo萝莉不懂了,妈妈为什么一定要跟爸爸过不去呢?爸爸帅的人见人爱,妈妈没道理不喜欢爸爸呀?

妈妈,你这么挑剔,xiǎo心嫁不出去哦!

“哥哥,咱们过去吧!”

“……”

洛xiǎo天嘴上不説,却用实际行动做出了回答。他抱着妹妹,猫着身子溜了过去。

陆雪漫郁结了。

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她恶狠狠的瞪了权慕天一眼,冰冷的目光好像要在男人脸上盯出两个窟窿。碍于长辈在场,她强忍着没有发作,却再也没了食欲。

丫丫个呸的,眼不见为净!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妈,公司还有事,我先去书房了。夜伯伯、师父,你们慢用。”放下碗筷,她提步离去。

蒋斯喻没想到她这么不给夜云山面子,笑的尴尬极了,“这孩子,都是三个孩子的妈了,还是这么不懂事。”

“这是年轻人的时代,由着他们去吧。”夜云山却不以为意,风轻云淡的摆了摆手。

不管怎么説,都是陆雪漫给夜家添了一对宝贝,离了婚,她还能把孩子生下来,就説明她不是一个绝情的女人。

他了解权慕天,如果那xiǎo子能收敛一下那副臭脾气,他们也不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

从前,她是个一无所有的孤儿,会本能找寻一个依靠。

可现在情况不同了,她是盛昌集团的董事长,手里掌握着天文数字的遗产,早已经不是那个涉世未深的xiǎo法医了。

想挽回她的心,只怕那xiǎo子还要费上一番功夫。

吃过晚饭,夜云山和夜南峰便走了。顾雅熙和顾明轩缠着权慕天,洛xiǎo天也跟着凑热闹。

眼见他抽不开身,蒋斯喻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权慕天带着孩子们送到门口,夜云山对着儿子招招手,他急忙提步跟上,“爸,你找我有事?”

“我姓夜,你姓权,xiǎo轩姓顾,三辈人三个姓。”

冷了他一眼,夜云山深沉的语调中带了三分戏谑、七分责备。

“当年我是情况特殊,没办法把你接到身边,你就不同了。难道你打算让我的孙子一辈子姓顾?半年之内,你必须把这个问题解决。否则,就另外找个女人结婚!”

这是逼婚的节奏吗?

我已经碰了一鼻子灰了,你还给我施压,你忍心让我内忧外患吗?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眉头紧锁,他闷闷的哼了一声,“一年!”

“三个月!”

夜云山甩出一道寒光,他万分无奈的揉了揉眉心,“八个月,不能再短了!”

个臭xiǎo子,我等的就是他这句话!

不动真格的,天知道他会拖到什么时候!

“成交!”

定制版劳斯莱斯缓缓驶出视线,权慕天忍不住森森腹诽。

亲爹越老也越不讲理!

听説过逼着女儿出嫁的,没见过催着儿子复婚的。

他这个做爷爷的比我还着急一家团聚,真搞不懂这老头是怎么想的!

晃着爸爸的胳膊,顾雅熙乌溜溜眸中满满的都是期待,“爸爸,爷爷和叔公都走了,你今晚还要回去吗?”

捏了捏她胖嘟嘟的脸颊,权慕天温柔的笑了,“要是爸爸不回去,要住在哪儿呢?”

“哥哥的床够大,爸爸可以跟哥哥一起睡……或者……”黑葡萄般的眼睛忽闪忽闪,她趴在男人耳边説道,“我可以帮你求外婆。这里是外婆的家,妈妈説了不算。”

西西,你绝对是我的亲闺女!

父女二人旁若无人的説悄悄话,顾明轩却拉着蒋斯喻走了过来,“爸爸,外婆有话对你説。”

权慕天对她有这本能的抗拒,先入为主的认为她找上门来准没有好事。

盐城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盐城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盐城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盐城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盐城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