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各网站努力提升搜索排名Google成为受

发布时间:2019-11-16 22:12:45

各站努力提升搜索排名 Google成为受益者

A5任务 SEO诊断选学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

乔伊-霍尔曼(Joy Holman)在互联上出售野性十足的皮革服装。几乎每个在上经商的人都有一个愿望,她也不例外,那就是增加自己的站在Google()上的曝光率。 因此,自霍尔曼去年5月份推出站以来,她就想尽各种手段,希望人们在Google Inc.广受欢迎的搜索引擎上输入“女式皮革服装”或“皮革服装”时,她的站能列入搜索结果第一页。她在公司的页上暗藏了一些文字,试图混过Google的电脑系统。霍尔曼同一家服务公司签署了一项协议,后者承诺将把霍尔曼的上商店同数百个站建立链接,而这是Google的筛选系统在排名时参考的一项重要指标。

这一伎俩在短时间内奏效了。霍尔曼的站曾一度在Google的搜索结果中排第一,每月吸引的访问者多达2.6万人次。但突然有一天,她的站从Google上彻底消失了。霍尔曼认为Google是有意这样做的。”她说,“我本以为这个圣诞节的生意会很好,但我可能损失了几千美元的买卖。”

Google没有说明它是否有意撤下了,不过霍尔曼显然冒犯了Google希望保护其搜索模式的强烈愿望。这个小插曲反映了大型搜索引擎与那些搜索引擎“优化者”(即帮助企业出现在搜索结果前列的公司)之间的激烈较量。

市场调研公司IDC的分析师苏珊.费尔德曼(Susan Feldman)说:“这场战争将持续下去。搜索引擎希望尽量保持准确和公正,而那些希望跻身于搜索结果前十名的企业则使尽浑身解数,以引人注目。”

鉴于Google的络搜索能力无可匹敌,它成了这场战役的主要战场。虽然创建才四年,但Google仅凭口碑就已成为大多数人开始上搜索的首选去处。根据络分析公司WebSideStory Inc.的资料,有四分之三的上搜索是通过Google站或那些利用Google搜索结果的站进行的。“Googling”已成为上搜索的同义词。在近期《纽约客》杂志(New Yorker)的一幅漫画中,一名酒吧里的男人说:“我无法解释,但那感觉有些奇特--我被Google了。”

Google在上进行搜索,并通过1万台电脑来更新约30亿个页的索引。一个站在Google上的排名主要是依据与之相连或指向该站的其他站的数量而定,从而使Google成了上知名度的排行榜。一个链接被视为一票,与越重要的站链接得到的票数就越多,而得票越多的站排名越靠前。

由于Google举足轻重,它能决定上行销企业的成败。地段的选择历来是零售商的头等大事,而对于上零售商而言,角逐Google排名无异于争夺黄金地段,在Google上名列前茅就相当于在芝加哥奇迹街(Miracle Mile)或纽约第五大道(Fifth Avenue)上占据一角。

一些“优化者”和站声称,Google对它们的惩罚是不公平的。去年秋天,俄克拉荷马州的络公司SearchKing Inc发现它在Google上的排名大跌,原因是该公司利用Google的排名方法刊登上广告。实际上,该公司只是向客户提供了一个在更知名的站上做广告的机会,而这将有助于提高它们在Google上的排名。SearchKing在俄克拉荷马州的联邦法院向Google提出诉讼,指控后者“有意贬低”SearchKing及其客户,伤害了该公司的名誉和广告销售。

Google拒绝对此发表评论。该公司在法庭上表示,SearchKing采取的某些行为会降低Google搜索质量,进而改变Google的排名。

Google表示,那些想要获得较高排名的络公司应当集中精力改进页质量,而不是与Google的系统耍花招。Google的软件工程师马特.卡茨(Matt Cutts)说:“当人们试图操纵结果时,用户会受到影响。”

自从搜索引擎在90年代开始风行以来,试图蒙蔽这些引擎的举动就没停止过。但Google的创立者之一兼现任总裁瑟奇.布林(Sergey Brin)在2000年一次有关搜索引擎的会议上表示,Google并不担心自己的搜索结果会充斥不相关的内容,因为它的搜索方法是不可能被人操纵的。

但这并没有阻止那些“优化者”寻找胜过Google的新途径。试图操纵Google的尝试甚至演变成了一场名为Google bombing的竞赛。喜欢恶作剧的人通过使用特定的搜索词汇,创建一系列的链接,使站在Google上名列前茅。例如,斯坦福大学(Standford University)的一名学生在2001年为“talentless hack”这个词汇创建了一些链接,使朋友的站出现在Google上。

搜索结果优化者还发现,通过新建一些只含有与客户的链接的站,他们就能提高客户在Google上的排名。由于Google主要根据站有多少链接或“票数”来进行排名,这种做法能提高站的知名度。

类似地,一群毫不相干的站同意互相插入链接,从而愚弄Google,让后者认为这些站拥有大量的票数。许多站还发现,它们能通过购买链接来提高Google上的排名。

前面那位皮革服装零售商霍尔曼就尝到了欺骗Google的后果。这位现年42岁的医院实验室技师通过排除医院的设备故障,掌握了电脑技能。她把经营上服装店作为副业,希望有朝一日能替代目前的工作。

当霍尔曼在自己位于亚利桑那州的家中推出上商店时,她很快知道了在搜索结果中名列前茅的重要性。她潜心学习搜索技能,参加探讨搜索引擎的上论坛,还拜读上的相关文章。

起初,霍尔曼只是做些小手脚,如在页中加入一些隐藏的编码,使搜索者在输入“皮背心”或“超短皮裙”等词汇时,出现自己的站。由于Google在决定排名时对这些编码并不重视,她的努力对搜索结果没什么影响。

霍尔曼后来收到了一封来自的广告。这家位于英国的公司许诺把她的站与2,000多个站相连,来增加其浏览量。除了能吸引顾客外,这些链接还利用了Google重视链接的特点,能提高其站在搜索引擎上的排名。

AutomateLinks声称与其他优化链接的系统不同。该公司在其站上声称,只需一年支付22美元,它就会在客户的站上加入一个隐藏的编码,其中包含数百个AutomatedLinks客户的站链接。该公司创建了一种环式链接,站间互相投票,从而提高它们在Google上的排名。

从理论上说,当Google遇到AutomatedLinks的编码时,它把后者视为合法的链接,并据此提高站的知名度。

在霍尔曼与AutomatedLinks于去年7月份签署了合同之后不久,她在一个上论坛上看到Google反对这种做法。她表示,自己立刻从页上删除了该编码。短时间内,她的站在Google的搜索结果中的名次不断提前,业务也稳步上升,因为AutomatedLinks其他客户的站上仍保留着她的链接。随后,在11月份,她的站突然不再出现在搜索结果的前列了。她的订单也猛跌了80%。

霍尔曼向Goolge和AutomatedLinks发了电子邮件,但没有回音。不过在最近几个月,AutomatedLinks的其他客户表示,它们的站显然受到了Google的惩罚。

AutomatedLinks和Google均没有对此发表评论。但Google的工程师卡茨表示:“我们希望得到最相关的页。站拥有者最好是遵守我们的规则。”

Google从去年以来加大了整治力度。它警告站经营者,耍手段也许会被Google从索引中除名,并列出了一份禁止清单。为了始终领先于这些站经营者,Google还定期修改其排名规则。此外,它还从搜索引擎优化者那里获取异常欺骗伎俩的信息。

虽然Google允许链接优化者帮助站改进内容和设计,但它最近修改了站管理者规则,向那些许诺保证在Google中获得较高排名的公司发出了警告。

许多人表示,Google目前采取的一些措施能让那些试图提高排名的企业满意。长期以来,Google一直出售赞助链接,这些链接出现在许多搜索条目的顶端。去年,该公司扩大了付费登记计划,因此目前有更多的机会可让站通过付费,排在搜索结果的前列。许多站开始转向广告,而非花招,来优化它们的排名。

霍尔曼就是通过这种方法让Google保留自己的站的,她每月为此支付70美元。她说:“你别无选择,只能掏钱。我没别的办法,这真让人沮丧。我的站必须得留在那里。”

学龄前
怀孕期
民生法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