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异世邪君 第一百三十四章 您爱我那一点?我改行么?

发布时间:2020-01-13 14:54:42

异世邪君 第一百三十四章 您爱我那一点?我改行么?

莫看此女在年纪和修为上当真可算是千年老妖怪,但对某些方面的定力却是很一般,连未必能比寻常小姑娘更强,甚至还要不及,这却是她独特的背景、经历所致,没的奈何!

好不容易等到那个脏兮兮的家伙洗完了,听到他上了岸,又呆了一会,乔影估计他已经穿好了衣服的时候,才回过头看了看。

可是这一看不要紧,就那么巧地看到君大少赤身**的在河岸上站着,面对月亮,很是伟岸――这丫的居然这么久了还没穿衣服……连续看了两次光腚的尴尬场面,而且现在,君大少前后对她来说都已经不算是秘密了……乔大美女几乎气得背过气去……这小子怎地这么的无耻!难道是暴露狂?

她若是问出来,君大少定然会振振有词:怎么地?身上脏了,还不让洗澡吗?既然洗澡,难道不脱衣服?洗完澡,怎么也得把身上的水珠都晾干吧?要不咋穿衣服?这大半夜的,如此荒郊野外我赤条条的怎么了?

谁又能想得到,如此荒山业岭、半夜三更的还有一位美女在等着我出浴?

到底是谁比较无耻一点呢?

真的是本少爷吗?

话又说回来,以君大少的xìng格,若是知道有美女偷看自己洗澡,这丫的恐怕就更不肯穿衣服了,咱个大男人,有女人,尤其还是漂亮女人愿意欣赏咱的身体,貌似是件挺不错的好事来着……亮亮也不吃亏啊……于是乎,在一方有意一方无心之下,事情就发展到了现在这般很尴尬、也很微妙的地步……河边,这一男一女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君大少则是在寻思如何脱身,自己的yīn阳遁被眼前之人窥破,若是再动用鸿均塔脱身,那自己的底牌可就没剩太多了,而那位乔大美女,却是在想着,到底如何才能将这小子抓回去,怎么样才能让他老老实实的低头认罪,自己真的没有证据……刚刚穿好裤子,上身尤自裸露的君大少爷心思电转。

想到九幽十四少竟是一路都跟在自己身后,却没有任何动作……这样出乎自己预料的事情,对于自己的后续计划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呢?

想着想着不禁又有些啼笑皆非,自己这边卯足了劲儿,狐假虎威、大肆利用九幽十四少名头,尽可能的挑事,而且还出尽一切手段,将火头烧到九幽十四少身上去……可现在才知道,敢情这个自己一直想要陷害的家伙其实一直跟在自己身后,将自己每一步的行动都是看了一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叫啥事?

人家肯定是自恃实力高深,不在乎这些个事!可人家不在乎是一回事,自己出yīn着连累人却又是另一回事,这貌似是一回事,实则却是两件事,若是人家九幽十四少以后找自己算帐,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只怕真就不够看啊!

君莫邪苦笑一声,暗道自己二世重生以来,貌似太顺风顺水了,太过于小觑天下群雄,今夜看似一切掌握之中,实则却是出了三个极大的纰漏……其一,自己导演的全武行,圣皇战圣皇,幻府一边以七敌二,实力远胜,本以为圣地方面的那两大圣皇断然再无逃生之余地,没想到人家的心机远超自己的预计,非但未落下风,更以一招“污泥雨”大举反盘,成功远遁,甚至把自己这个导演都给淹没了!

其二,三大圣地方面竟有如此人物,以传说中的“慧眼”窥破自己从未失手的yīn阳遁,更洞悉自己之前的所有作为!

而最大的纰漏,却还在于第三,自己利用九幽十四少的名头导演今rì这出大戏,却不知自己的一切作为尽入原主眼内,甚至若没有这位原主的帮手,自己早就被对方人赃并获了!

看似近乎完美的演出,仔细一算,竟是破绽多多,还要落下人家莫大人情,失败了!

反思之余地君大少爷竟目光转向乔影,这才发现这个女人就那么突兀地站着,眉头紧皱,似乎在想着什么难以想通的事情,脸上时而迷惘,时而呆滞,时而咬牙切齿,时而惆怅不已,一切的表现说明,什么是神游物外,什么是魂不守舍――这位老前辈,居然在这等关头陷入了自己出神的状态之中了……本来很有点苦闷的君大少爷心下不由得啼笑皆非!

老前辈自己貌似也见得不少了,但这么迷糊的老前辈……却还是平生第一次见到。

“额……那位姑娘,您若是没有其他事的话,在下可就要告辞了。”君莫邪咳了咳,面前这女人,自己说啥也不能把她跟那些数百岁的白胡子联系起来、同等相待……虽然她自称比那些几百岁的老家伙还要大,甚至是大的多得多……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告辞?恩,你不能走!”被君莫邪一句话惊醒的乔影顿时发出了反应,察觉自己居然在这紧要关头失神了,不由得脸上一热,掩饰的咳了两声,才又恢复了那份清冷淡雅的姿态,俏脸一绷,端足了前辈高人的架子,淡淡地道:“想走……还不行,你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怎么可以说走就走?”

君莫邪露出被吓了一跳的样子,两手在那里一个劲的摇晃:“姑娘,我真是无辜的……我也没对你做什么啊,凭什么要俺负责?”

“你就是得负责!你搞出了这等事,难道还不该负责吗?”乔影丝毫没有发现君莫邪的语言陷阱,见君莫邪服软害怕,不由得得意洋洋,更加得理不饶人的道。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人不能长得太帅啊……”君莫邪无语望天,几乎以一种嚎啕大哭的口气,道:“苍天啊,大地啊……难道我长得帅,也是一种过错?这到底是为何啊?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真正没的选择啊!并非是我想长成这样的!为何要让我天天被女人追着要负责?”

乔影霎时间怔住!只觉得自己的那张俏脸通红通红地发起烧来。这混蛋!

君莫邪“悲切”万状地望着她,哭兮兮的道:“姐姐啊……我真没想到,我已经保持着这样的低调,似你这等天仙化人一般的妙人,竟也为了要我负,而不惜等我出浴,窥我身躯,你为什么要爱上了我……这当真是苍天作弄,造化弄人……我…感激姑娘的错爱…却实在不能承受你的真情了…我知道我说得这么直白会伤你的心…但早点让姑娘你认清这个事实,无论于你于我,于人于家都是好事啊!”

“你……你这登徒子!你在胡说什么…谁等你出浴…”乔影强装出来的淡然早已经不知去向,直气得浑身颤抖,花容惨淡,看着面前这个无耻之人,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姑娘!我真的没有骗的,我真是有家室的人,而且还不止一房妻室,就算你不介意,她们却是会介意的,情思纠结,理还乱,剪不断,但我仍希望姑娘可以挥慧剑斩错缘。”君莫邪突然异常郑重地道,用宣布的口气,带着一种‘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的凄凉,大义凛然的道。

说完了这句话,他脸sè一变,接着变成了yù哭无泪的样子,顿足捶胸的道:“姑娘……您就说爱上我那一点了?我改!我一定改,还不行么?”

“改你个头!”乔影只觉得胸膛随时都有气炸的可能,身影一闪,凌空而起;一瞬间就到了君莫邪的上空,两只纤纤玉手,向着君莫邪的脸上狠狠地拍了过来。

若是自己还不将眼前这个可恶的嘴巴打肿,乔大美人觉得简直就是不可原谅之事!

“啊呀呀……”君莫邪随风飘起,羽毛一般飘出了十几丈,大呼小叫:“姑娘啊,我知道我不肯承受你的真情是我的错,你对我青眼有加,倾心于我、是我的造化!可是我真不能非你希望的!这可如何是好?我也知道打是亲骂是爱……姑娘,您说您花容月貌,国sè天香,这世上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但两条腿的男人却多得是……您何苦要将感情倾注在我这个有妇之夫身上?不值得,不值得啊,您就看开一点吧……”

乔影紧紧抿着嘴唇,紧追而上,干脆一句话也不说了。她唯恐自己一张嘴,就会忍不住骂出那种自己一辈子都没有说过一次的脏话来……劲风呼啸,遮天蔽地,君莫邪就像是一只在水中的游鱼,东一滑,西一滑,轻描淡写地闪避开去;居然没有感到半点压力,不由得感觉这位‘前辈’颇为有些名不副实……不过,眼前这女子的劲力每一招出来,尽是劲风呼啸,如怒cháo澎湃,如山崩地裂!而且,如斯庞大的劲力,就只作用在方圆数丈之内,旁边十丈之外的树叶,竟然连动也不动!单单是这份功力,就绝对在那些圣皇之上,甚至不在当rì所见的九幽十四少之下,虽然造诣jīng微程度却要远逊的……但为何拥有这样的玄力,准头技巧却如此之差呢?

君莫邪一边闪躲,一边心中大为惊讶。

乔影眼中闪出一丝得意,心道:就容你嚣张一时,等我的‘天罗地掌法’一旦形成最终禁锢,你就真正的插翅也难飞了!

郑州国医堂医院电话多少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在线挂号
包头癫痫病是怎么来的
柳州儿童牛皮癣医院
赣州癫痫病医院在哪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