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卿空记 18 解难

发布时间:2020-01-16 20:02:55

卿空记 18 解难

“那你也应该死在战场上,而不是为了成为语妃的傀儡而死!”说话的不是复央,而是卿空,宏烟多少是有些错愕的,印象里卿空即使聪明果断,却善良温柔,连蝼蚁性命都会怜惜的神明,慈悲到不像往生国的神明,宏烟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她竟然也想置人于死地。

复卿空看向复央,他依旧神色冷静,没什么表情,她知道他多少有点怪她来这盘旋殿的,他交待过,盘旋殿如果不安宁,她要乖乖的呆在翩舞殿。可眼下棘手局面,她怎么会让他一人承担,否则,她在四方国还是在往生又有何区别?

“既然你们都说这把火是我放的,这浓烟因我而起,各小国因我来犯往生,你们这些跪着的,站着的……”卿空说到这里自然是看着宏烟,“都不能解决问题,那我帮你们解决了如何?到时候如何处置我这个囚犯、妖女,也不过是往生关起门来商量的事,自然,也是你们善于用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事!”

殿下无人出声,复央在王座前伸手示意她上来,她走上这81个台阶,透亮的黑色玉石王座即便700多年也未曾改变丝毫,或许里面的纹路终究随着时间推移而有细微的变化,就像眼前站在他面前面容更加坚毅的男子一样。

复央紧握她的手,她当然明白,他到目前为止,依旧不希望她来救这场火,因为外患一旦解除,她逃不过大臣们的联名反抗,王后之路会更加艰辛。

她反握回去,在他耳边说道:“现在已经这个局面了,就算我回到翩舞殿,下场也好不到哪去!”她后退回来,将手握的更紧了些。

复央看着她还是笑了起来,如果不是因为战争就在眼前,局面十分紧张,台下的臣民肯定会倒抽好几口凉气,这是复央成为往生国王,在这大殿之上,第一次有笑容,平时连个冷笑都看不到,臣民估计觉得他在后殿也不会笑,可就是这样一个面容冷峻的王,在往生危难之际竟然还笑的出来,臣民都觉得他是疯了,虽然笑的的确很好看。

什么难事在她看来都是小事,难以参悟的神术是如此,语妃和父王的关系是如此,如今火烧眉毛一触即发的战祸也是如此,她在,他就能安心,她在,又有什么顾忌?

殿下的宏烟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复央向来冷静顾全局,如今不顾一切也要护着复卿空的模样,谁又能将他怎样,各小国的议论,臣民的反对都阻拦不了,如今他再也不是那个周全在语妃和臣民之间的王者,可是,复卿空,一切都没这么简单!

走出大殿,浓雾立马包裹而来,却近不了卿空丝毫,浓烟就像是灵物般绕着卿空舞动,卿空双手结印,近乎瞬间,往生遍地长满蓝色花朵,每一朵形状相似,却又在细微处不同,深蓝浅蓝层层晕染开来,而身穿泼墨宫主袍的卿空宛若这花中之魁,从她周遭越开越旺盛。

藤蔓拔节的声音在耳边听得清晰无比,冰刃声渐小,起初也有士兵提刀砍向花朵枝蔓,统统被挡了回来,不但未伤士兵丝毫,还治愈了刚刚战斗留下的新鲜的伤口,不到半刻,所有士兵都停下来看着突飞猛涨的枝桠,浓雾在花朵间消失殆尽,唯有往生盘旋殿上那只张开獠牙的狼像依旧独立,仿佛从没有什么浓雾,视线之内,清晰无比,让人的心也突然间变的澄明起来。

飞舞在半空中的卿空盘旋而下,浅蓝裙裾飞扬在黑色天空下绚烂绝美,花朵藤蔓迅速收回,像一场盛大的回归,她脚尖落地,裙裾随风轻扬,千颜花消失在黑色的往生国里,干净迅速,也将本来就要爆发的战乱遏制在了这一场花朵救援里。

“这么年轻,就能搞出这么一场纵火救火的把戏,不是妖女是什么,这花朵形状和颜色都怪异,还能消除神明身上的伤痕,不是妖花又是什么?”复卿空和复央身后有虽小声却能听得很清楚的结论。

这世间总有眼光短浅的人,按照自己的意愿和所谓经验定义那些明明救人水火深明大义之人,而往往,深明大义之人总是不得不沉默,所以小人得志,流言四起。

复央握了握卿空的手,他是王者,现在就可以杀了那背后说话的神明,从而让人心胆寒,卿空或许就听不见这些了,可是他听不到看不到的背后呢,更何况,他要是真的这么做了,不正是将卿空陷入到议论的处境中去了么,那样她就真的成了祸害往生之人,他要守护她,他又是这往生王者,哪一个他都不能做。

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在无数争议里握紧她的手,让她知道: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离开。

“可惜了,往生强国,却多是这样迂腐之辈,连天际神物千颜花都不认识!”小国人群中身穿绿色王袍的神明说道,那袍子虽不是什么华服,青翠的颜色倒是很好看,透亮的就像叶子上刚刚下过雨,他虽是男子,一张脸长的却娇媚好看。

“一看你这王袍就知道是小国中的小国,有什么资格评判我往生大国的臣子!”复央身后有臣子接话道,“再说,这妖花怎么会是千颜花,相传千颜花可是……”那臣子看了看复央的背影终究将快要脱口而出的话吞了回去。

“怎么不接着说了,看来往生不仅多迂腐之辈,胆小之人也不少!这千颜只开在天际大灾大难之时,只为真正能一统天际的神明所用,所以相传,得千颜花者得天下!到时候一个往生算什么,这天际之大,说不定都是这姑娘的!”绿色王袍的主人娇媚的脸上一闪而过的狂妄,倒是不讨人厌,卿空心想。

这下倒是安静了,没有臣民再敢出声,毕竟谁都不傻,700多年前的事往生的他们虽不清楚,但盘旋宫主人的身份总作不了假,可见当时这女子荣华正盛,要不是忌惮她的权利,语妃也不必费劲心思将她囚禁在四方国,从此尝尽孤独寂寞和仇恨,如今她的神力不可小觑,复央又一心护着他,在各个小国面前多说无益,毕竟他们再怎么接受不了复卿空,那也是往生国自己的事,在小国面前,还是维护颜面来的重要。

而对于小国的那些将士,卿空刚刚去除浓雾,治好他们的伤,一来都有感恩之情,二来也的确不是她的对手,所以谁都不会妄动,要是交手,死那是分分钟的事,但一直这么拖着,向往生国要个公道结果却说不定。

更何况,他们的公道其实也微不足道,复央毁了四方国,从此囚牢秩序失衡,天际神明谁都能反之,但真正来反的有几个?不过就是集结各个小国,看看能不能借此削弱往生势力,从而分一点羹。

现在卿空一人出手,各个小国联合就算能打赢,那也恐怕是险胜,他们的死伤绝对惨重,所以往生和各个小国也就这么僵持着。

“怎么?我们一起来往生时,你们可不是这副怂样!不是说好要向央王讨一个公道!四方国几百人性命就这么白白牺牲了?囚徒内的囚徒们该如何解决?那里面囚禁的可都是些厉害又棘手的人物,万一回到自己国家复仇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这让我们各个小国还如何安宁?”

绿袍王者看没有人接他的话便继续对复央说道:“央王,这天际规矩向来没有神明敢轻易触犯,只要一旦触犯了,便是接受往生国削除神级永世不得再入仙途的下场,那一直主持公道的往生竟然知法犯法,总要给我们这些小国一个交待!”

硕大的往生,几千号神明,绿袍王者像是自己演起了独角戏,转而对卿空道:“至于央王是不是要娶自己的妹妹为妻,还是四方囚徒的女子是不是要成为往生国的王后,那是往生自己的事,或者多少也算是央王自己的家事,实在没有必要劳师动众只为向央王要一个感情的交待!央王灭四方国的举动毕竟不应该全部怪在一个女子身上!对于这点,央王的子民似乎活的并不明白!”

绿色清脆的王袍,妖媚好看的眉眼,齐到腰间的绿色头发,虽是小国出生,气节却倒拔高,见识也算渊博公正。

“你叫什么名字?”复卿空直直地问绿袍王者道。

绿袍王者明显一愣,来讨伐的虽都是小国,却只有他一个王者,但凡有人能让他放心,他也不必自己来战,实在是国土太小,而可用臣民太少,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寒碜,所以听惯了别人问他:你是谁啊,你算什么东西。而复卿空却一脸真诚赏识的模样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她即便已经是四方国囚徒,而能从四方国出来的恐怕就她一人,神力可想而知,他虽来自偏远小国,可国土内遍地树木花草,他能听懂一花一树的语言,对千颜花的了解自然不会浅薄,能作为千颜花的主人且不看她其它身份,仅这一项在他看来也足够尊贵。

“我叫狄风,绿言国的王,尤善天际奇闻趣事。”他回答的诚恳,来默默回报她能够尊重之恩。

“我是复卿空,千颜花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厉害,但愿它能保我平安,至于这统一天际,我倒是不感兴趣,但你好像挺有野心,祝你好运!”这往生,这天际虽向来对她不公,她也习惯了自己的特殊,可倒是没有人会在这千人之中替她说上这些解气又公道的话,他不仅善天际奇闻趣事,说话也让人舒服,绿言国,好名字,和他正好相配。

宜兴市皮肤病防治所预约挂号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预约挂号
白癜风治疗大庆哪家医院好
南充著名白癜风医院
营口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