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绝世武尊之龙魄传承 第七章 玄书阁七层

发布时间:2020-01-19 10:48:28

绝世武尊之龙魄传承 第七章 玄书阁七层

呼!啪!嗙!——

聂峰随意打出一拳,体内气血便如惊涛骇浪一般,猛浪若奔。

他这一拳出去,最起码也有五千斤的力量!

“这······这是武体境五重修为者的实力!”

聂峰面露惊诧之色,他万万没有想到,血参的药效作用居然如此之大,突破修为境界简直易如反掌!

随后,他又服下了一只三百年的血参。

顿时,一股比先前还要强大的药力,融入他的五脏六腑,然后又在他的腹内横冲直撞,引导出来一股热气。

“三百年血参的药力,好强!”

聂峰不敢有丝毫懈怠,全力借助《蕴气决》吸收药力,再次洗练身体。

两个时辰后,聂峰体内的气血突破一个瓶颈,比先前更要强大许多倍不止!

此刻,聂峰轻松步入武体境七重的门槛。

不光如此,由于气血强度的大大提升,他的《蕴气诀》也相继着达到了七层疯巅!

“以我现在的气血强度,若经《蕴气诀》的推动并配合《龙啸拳》的施展,定能稳胜与我同阶的修为者。”

聂峰对自己现在的实力,做出了评估。

因为《蕴气诀》和《龙啸拳》中的内容,都已经被他深深的记在了脑海里,一字不忘。

所以,这两本武书再放在家里,也毫无意义可言。

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去玄书阁还书,然后再挑选一门更高级的武学,与自己现在的修为能够相互融洽,保持平衡。

聂峰下了床,取出书后,便飞快的离开家中,奔往玄书阁。

路途上,一些人的议论声让他放慢了脚步。

“你们听説没,家族外层排名第二的聂无情,已经修炼到武体境八重疯巅!”

“哇,八重疯巅哪。”一个惊叹声传来。

“切,那有什么的。都知道聂龙飞吧,他最近的修为暴涨,恐怕已是武体境九重的武修。”

“什么,九重武修?那排名第一的位置岂不是要易主了吗?”

······

聂峰听到这儿后,心头不由得一惊,尤其是听到“武体境九重”。

他记得当初见到聂龙飞时,对方只是接近七重武修,却不料才过了一两天的时间,他居然就达到了八重大圆满。

但转念一想,聂龙飞本就家庭富裕,他肯定是服用了某些珍贵药物,才会有这般逆天的突破。

聂峰胡思乱想间,不知不觉便已来到了玄书阁的门口。

他走进去,找到那位白须长老还书之后,就转身登上了楼梯。

聂峰的修为是武体境七重,所以可以上阁内的第七层选择武学。

第七层的藏书,大多是一些中、高级武学功法,还有寥寥几本dǐng级武学。

《残阳指》、《轻风乱叶步》、《雷刚拳》、《惊雷步》······

聂峰一眼扫过诸多武学,忽然目光一凝,走上前,取下一本轻身武学——《随风行》。

《随风行》:内容复杂,属于一门dǐng级武学功法,且凌驾于诸多轻身武学之上。

修习十分娴熟者,能踏草无痕,在虚空中疾速奔走,如履平地。甚至可以和多个真正的武者周旋,立于不败之地。

聂峰轻微一笑,尤其是见到“不败”这两个字。

他二话不説,当下就选择了这本武书。

聂峰的目光再度扫视,忽然发现了一本名字奇特的武书——《气弑神诀》。

他迈步走过去,取下来一看,只见书皮上写着一句话:

特注:能够修炼此武学的武者范围,暂时尚不确定,危险程度暂不确定,杀伤力暂不确定。

希望不要盲目修炼,尤其是未达到气武境九重的修为者。

“这既然是属于气武境武者修炼的武书,怎么会突兀出现在阁内的第七层?”

聂峰面露困惑,手持此书走下楼,找到了那位白须长老,想问清楚这件怪事。

长老接过书来一看,略带歉意的一笑,説道:

“哦,不好意思,这本书原是放在第十八层的。我昨天晚上看完此书之后,一时糊涂,放错了地方,实在抱歉。”

聂峰恍悟,眯眼笑道:“原来是这样,不知在下可否借走这本武书?”

白须长老眉头一皱,説道:“这本书虽没有确定适合什么样的修为者,但你如此盲目的拿去修炼,难道就不怕有一定危险性?”

聂峰当然清楚这一diǎn,但他并非是想拿去直接修炼,而是想把《气弑神诀》的内容背下来,以便以后参悟。

“长老放心,我只是对这本武书感到好奇,借回去随便看看罢了。”

聂峰随口编造了一个理由,笑着説道。

“随便看看?现在的年轻人正是越来越好高骛远了。但你记住,千万不要逞强修炼,如若丢了xiǎo命,可不要怪我。”

聂峰接过两本武书,恭敬的对老人道谢,随即便离开了玄书阁。

他刚走了几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道风啸声:“xiǎo畜生,你给我站住!”

聂峰当即猜出是谁,扭过头去,就见聂凌云带着两个黑衣少年追赶了过来。

“xiǎo畜生,今儿晚上,有人会在家族的演武场上等你。要是够胆量的话,你就来吧。”

聂凌云挑着左边的眉毛,仰着脸,仍不失曾经的蛮横霸道。

聂峰不想和对方在这里多费一秒钟的口舌功夫,因为家族武会迫在眉睫,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不断的修炼。

聂峰用眼角余光一扫,又扭回头来,背对着聂凌云语气冰冷,而又很平淡的説道:“滚。”

一个字,尖锐刺耳——“滚”。

“哼,xiǎo畜生,你别以为战胜我,就这般狂妄。你猖狂不了几时,今晚的演武场上,你有种就来。”

聂凌云面色铁青,绷着脸叫道。

“别让我再重复第二遍,滚!”

聂峰转过身来,右脚向前一迈,只是微释放出一股低于七重武修的强大气息。

他这是在给对方造成气势上的压迫,如果聂凌云再废话一句,那他就直接武力解决。

对付蛮横的无赖,聂峰不会客气一分一毫。

聂凌云绷着的脸突地一松,挑着的眉毛也迅速一缩,身形倒退两步,含糊不清的説道:

“xiǎo······xiǎo畜生,你······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你若是敢伤我一根毫毛,就等着送死吧。”

“滚!”

聂峰又迈出一步,浑身的修为气息又强大了许多,令周围的一片空气产生窒息般的压迫。

“xiǎo······xiǎo子,你······你给我等着。”

聂凌云神色一慌,和身边两个少年先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又退了几步,一道烟溜走了。

聂峰将浑身的气息收敛,望着那三道身影,眨眼间便消失在了这条街的尽头。

他下一步,并没有返回家中,而是去了族中一处面积开阔的山林。

他来到此处,自然是为了参悟并施展轻身武学——《随风行》。

安定区第二人民医院
偃师市人民医院
赤峰白癜风
惠州看妇科医院
台州白癜风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