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有感于法官向当事人“宣誓”

发布时间:2019-07-23 12:49:43

核心提示:写下这个标题后,我就有一种直觉:肯定有人会指责我这里是在危言耸听,不然,为什么要对“宣誓”一词打引号?这不是心虚吗?

    写下这个标题后,我就有一种直觉:肯定有人会指责我这里是在危言耸听,不然,为什么要对 宣誓 一词打引号?这不是心虚吗?

   但我还是固执己见。请大家先看一份西南地区一个基层法院送达给民事案件被告方的《法官承诺书》影印件。显然,承诺书是法院统一制定的,不过,从最后的签名来看却可以肯定是真的,本案的 承诺人 就是该起健康权纠纷案的主审法官王明天。承诺的内容有四条,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大道理 ,但关键是最后一句: 如违反以上承诺,你可直接向本院纪检、监察室举报。经纪检监察部门查证属实后,本人愿意接受组织处理。 并留下了 举报监督电话 。

   这样的 承诺 ,难道不就是一种 宣誓 就如同当事人和证人在法庭上宣誓,保证不作虚假陈述、不作伪证一样?!

   法官的任务是代表国家行使司法权,对具体案件而言,就是审理案件、居中裁判,是审判法庭的组织者和指挥者。为了保证法官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少国家还规定了 蔑视法庭罪 ,对于发生在法官眼皮底下的,诸如法庭上公然辱骂法官、咆哮公堂的行为,法官可以当场对其定罪判刑,而不需要什么公安侦查、检察起诉的环节。我国刑法虽然没有规定 蔑视法庭罪 ,但规定了 扰乱法庭秩序罪 ,从法理上讲,对前述行为也是可以囊括其中的。

   可是,一旦在开庭前,法官就已经向当事人 宣誓 要公平公正地审理案件,还承诺如果你认为我做不到公正审理的话你还可以去举报,似乎已经心虚了不少。面对绝对不可能做到 胜败皆服 的诉讼案件,面对事实上是难以做到 案结事了 的对立双方,面对咄咄逼人的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法官还能心无旁骛地审理案件,还敢理直气壮地制止辱骂法官、咆哮公堂的行为吗?

   我不知道这样的 法官承诺书 是否适用于所有的诉讼案件?特别是不知道对刑事案件的控辩双方是否适用?其实,早在1996年第一次 大修 后的刑事诉讼法,就给法院和法官戴上了一道 紧箍 ,在第一审公诉案件审理程序中规定: 人民检察院发现人民法院审理案件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有权向人民法院提出纠正意见。 可由于该法没有对 提出纠正意见 的时间作出界定,导致理论上和实践中一度发生争论。

   有一个案例很有代表性:某地法院开庭审理一起刑事案件中,公诉人对于辩护律师接二连三的辩护意见似乎有些招架不住了,就一再要求法庭 再次宣读 被告人曾经在侦查阶段的有罪供述。审判长则以 已经宣读了三次 为由,拒绝再次宣读,宣布: 要读你自己去读! 公诉人顿时恼羞成怒,厉声宣布: 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现在本公诉人开始对法庭审判活动实施法律监督! 审判长一听,更是火冒三丈: 法警!对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依法予以制止! 结果,法庭审判不欢而散。

   据说,类似的 公案 全国各地时有发生并闹到了京城,两年后,经过 两高 反复协调磋商,最后终于在相关司法解释中,将检察机关对刑事审判活动的监督界定为 事后监督 ,即 人民检察院认为人民法院审理案件过程中,有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的情况,在庭审后提出书面纠正意见的,人民法院认为正确的,应当采纳 。这种 和稀泥 的做法,既给法官在法庭上留了一点面子,但也暗示法官在审理案件中完全可能发生 违反法律规定 的情形,控方 提出书面纠正意见 并非空穴来风。至此,中国司法史上的 当庭监督 才告一段落。

   2015年7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法官何帆在《人民日报》上发表题为《让深化改革成为法官 定心石 》的文章中称,对离职法官群体的调查访谈显示,其原因主要表现在:压力大、待遇低、保障少、晋升通道狭窄、司法权责不清、职业尊荣感不足。其实,所谓 压力大、待遇低 之类现象由来已久,并不是法官离职的主要原因,而唯独近年来由于 惩治司法腐败 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之后,导致法官的 职业尊荣感 急剧下降,恐怕才是一个深层次的原因。

   现在,发展到有的法官为了迎合社会公众的需要,迫于 惩治司法腐败 的压力,不惜在向诉讼参与人送达起诉状、权利义务告知书、开庭通知书等法律文书的时候,还特别送上一份 法官承诺书 。如此一来,坐在审判庭上组织指挥庭审活动的还能叫 掌握生杀予夺大权 的法官吗?法官还有最起码的职业尊严吗?法官还是正在政法院校深造的莘莘学子向往的职业吗?原本庄严神圣的法庭还开得下去吗?呜呼!

宝宝口臭怎么办
小孩口臭怎么办
孩子口臭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