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流浪仙人 第972章难死之身

发布时间:2019-09-26 04:11:56

流浪仙人 第972章难死之身

.第972章难死之身

“哈哈哈哈~~”看着土台上这一片血肉模糊、赤泥满地的碎尸万断之景,西哈沃心中涌动着説不出的畅快,宛如最香的美酒般醉人,叫他不禁振臂高呼:“来吧兄弟们用你们的虔诚和信心,呼唤神的宠幸”

场中面如凶徒、目似恶兽的农夫们几乎全都性情大变,开始纷纷扑地高呼,向某个不知名的神灵祈祷:“至圣至高至强至伟的黄胡子,你是道路、你是舵手、你是万物的主宰、你是力量的源泉,快快降临吧,快快苏醒吧带领我们踏平一切阻挠,带领我们碾碎一切仇敌这世界将是你给我们的丰厚赏赐,万千生灵将是你给我们的天然奴仆我们的身~~~吧啦吧啦吧啦~~~”

呼呼~~那土垒高台好似活物般渐渐蠕动地表妖异的缓缓翻滚着,一寸寸吞噬了铺散在地面上的恐怖血泥和骇人碎肉,并且出了某种‘心满意足’的可怕声音,然后整个高台开始像起潮般缓缓升高,景象怪异无比

“那是~~那地底下是什么东西啊”这边正在匍匐窥视的乐琳忽然急切的开口问道,因为她感到越来越不舒服,越来越讨厌那个蠕动、升高的土堆,急切想知道那下面到底藏着什么怪物。

几个钢心流的武者揣测道:“或许是大型的泥型怪?很多伪神和妖魔都喜欢放这东西。”还有人小声答道:“或许是遁地兽?那玩意儿可以长得像山头一样大,冒出地面之前也是这个样子。我曾经见过一回”

忽然不远处传来高高在上的西哈沃声音:“那是谁?谁趴在哪里?”他的眼中冒出妖异的黑芒,瞬间就大吼道:“是敌人兄弟们冲过去,宰了那些王.八.蛋用他们的血来祭祀我们的至尊的神”原来是土堆升高,让他看到钢心流和波努克等人的行踪。

这下场面就大了一群面如凶兽的农夫猛地失控咆哮起来

流浪仙人  第972章难死之身

,势如妖鬼的向这边猛冲,挥舞手中粗劣的兵器甚至大棒一排排大步涌动,仿佛噬人狂潮要在瞬间冲毁一切波努克正欲暗示乐琳闪人。忽见身后的钢心流武者已经怒叫着暴跳而起,反手挂起沉重坚固的塔盾,好似铁墙猛冲般直向杀到近前的农夫撞去。

‘砰砰砰~~’四五个农夫应声而倒,甚至有人倒退着滚在地上好几圈还没爬起来就被那宛如粗横大力士的钢心流武者重重一脚踏在面颊上,‘咯嚓’一下面骨爆裂、下巴粉碎,一口赤血喷将出来,便当场横死

而那钢心流武者已经‘唰’地单手拔出等身高的双手大剑,却轻如飘风般一晃而出。‘嚓~~’地轻轻划过一个农夫的脖子、划过第二个农夫的胸膛、划过第三个农夫的手臂、划过第四个农夫的口腔与颈骨,似一条毒蛇闪电般结果一个又一个冲上来的敌人,剑光一晃中,他们就像稻草人般一捆捆倒地身亡

什么神灵、什么复仇、什么丰厚赏赐、天然的奴仆都只是过眼云烟~~

另一个钢心流武者则以盾为锤,身如猛牛般在人群中横冲直撞,厚实的盾面上布满菱形突起,宛如一柄柄碎裂铜锤狠狠砸在一个个农夫身上,瞬间筋伤骨折、皮肉开花唏里哗啦就扑到在地一大片,满身是血的痛苦呻吟。哪里还能爬起来?

奇特钢心流武者也回过神来,纷纷拔剑提斧道:“原来他们还没变哪。正好宰光他们再抓了那带头的,回去领赏去哈哈哈哈~~”然后似铁甲猛虎扑入豺群,挥手间杀的敌人血肉飙射、惨叫横飞。成排冲上又成排倒下,连准备开溜的波努克都犹豫着加入了战团:原计划让他们损失几个人,再带他们出去。然后借机询问什么‘神圣解放者的遗物’。看来这次是很难让他们损失了。

但,有人不这么认为——不远处的西哈沃忽然爆呵一声,手提一柄沉重的双手战锤就直奔过来。似猛熊怪嚎般一锤砸向钢心流武者,‘乓’地一下狠狠砸在对方大盾上,却如撞上铜墙铁壁,纹丝未动西哈沃的战锤极不甘心的再次挥动,带着浓烈的负能量黑气‘乓’地再次砸在大盾上。瞬间黑气入体,犹如‘重伤术’杀入对方体内

‘嚓’地一剑,对方只是皱了皱眉毛,反手一剑劈在他肩臂上,原本是难以砍入的,谁料这一剑的力量竟如大斧劈斩,带出一片血花,留下剧痛的长长裂口这下,西哈沃顿时大吃一惊,他不知道对方是钢心流,只觉得对方力量强的离谱,意志豁免高的吓人,近乎dǐng级圣武士的水准。自己一下子气势全失,急忙将身一晃,放出一条条章鱼触手般粗长的触手,带着浓烈的负能量伤害一缠而去,瞬间困住对方手脚

触手上的负能量黑气还没攻入敌人体内,敌人的身体却陡然再变,力量又提升了数成,好似恐怖的北极熊,力大难制。挣扎了几下就迅扯开触手的控制,又迅暴涨力量,似怒剥般一跃而起一人高,狠狠的劈手一剑斜砍了西哈沃的颈侧的脸庞,‘呲~~’地拉出一道深深且丑陋的恐怖血痕,甚至可见头骨裂开,命在旦夕

但这‘命在旦夕’的家伙居然‘噌’地一下跳到后方老远,还中气十足的高嚷道:“杀给我冲上去杀了他”哪里有半分重伤的样子?甚至可见那深深的鲜红骨肉裂口开始猛烈蠕动愈合,像精英巨魔般转瞬间复原如初

原来这家伙早已魔化的厉害不但身躯妖异非常,而且狂吼中似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周围正在犹豫不敢动手的农夫们一听到他的命令,立刻眼神变黑、神情大变,复又‘哇哇’狂叫着挥着斧头大棒冲上来。

“找死”乐琳见状,如大鸟般一跃而起,划过长长的半空轻灵落到人群中的西哈沃身前,抬手就是刺喉一剑‘呲~~’地一下喉破血溅,一道深深裂痕触目惊心若是常人瞬间已死

但那西哈沃却捂着脖子连连后退,虽鲜血横流但眉目清晰,双目凶光大露,竟毫无亡命之兆断喉之伤居然也不能叫其陨命这下可把乐琳和其他人都吓着了,旁边一个魁梧如猛虎的身影带着暴风般呼啸的青凛凛双手大剑再劈而去,定要将他劈成两半

“呵”西哈沃在生死关头,猛地爆出强烈魔力灵光,带着一种破坏人攻击、技能和所有豁免的妖异魔力直冲四面八方当其冲就是手持青剑杀过来的钢心武者——艾亚尔的老师。

被那强光一照,他的米德迦尔之力正全部加在力量上,来不及专为意志豁免,顿时被魔力轰入体内,冲的神经暴跳、剑头不稳,‘嚓’地一剑劈在对方胸腹之间,虽拉出极恐怖的鲜红大口子、内脏可见,但对方身躯强悍的离谱,躲过了断头之危便几乎不死只在剧痛的惨叫中释放了周身十余条疯狂的黑触手,带着森然的负能量之潮,狂打过来。还一抬手飙射一束无法豁免的‘力戒波’打中敌人。

艾亚尔的老师顿时手忙脚乱,他剑光飞旋如风车,却只能击开一条条黑蚺般恐怖的触手,无法将其击散——因为他实在不能启动剑中的‘高等解除魔法’和其他效果,等于是拿了一柄上好的五等魔化武器而已。珍宝在手却只能干看着,实在心中不甘哪

同样不甘的还有波努克,原计划是将这些钢心流引入叛军重围中,等他们伤亡惨重就将其救出,乘机套问这青凛凛大剑和神圣解放者的其他遗物、遗言。谁料现在这群家伙这么不经打,被几个身披铠甲的钢心流武者硬是挡住了。当下他就乘着周围的混乱跃到乐琳身边,小声提醒道:“我们退一退,让他们吃diǎn儿亏。若是他们战死就最好,直接夺了那青剑和其他东西就走”

“你?”乐琳转头瞪视道:“乘人之危?我可不作这种卑鄙无耻之徒”对面的波努克也怒目瞪视道:“你忘大师的交待?想抗命不成?再説此人和你有仇,现在正是整整他的机会”

乐琳冷冷的丢下一句:“我自会处理,要退你自己退”然后就长剑如锐风呼啸而起,直杀入混乱的战群中,看的那些叛乱分子七零八落,顷刻间就撑不下去,哗哗啦啦就纷纷后撤而去。

最后他们只逮到一个受了重创的叛乱农夫,押着他回到城镇后,一众施法者,包括‘艾力露牧师’在内二十多人都参与了叛乱分子的侦侧分析工作。等把人家大卸八块后,弄得人人满手是血后,终于得出了一个非常明显的结论:这是被伪神改造过的邪人人人得而诛之

至于那伪神姓甚名谁,有何来历,有何图谋,谁都不知道。但好在唯一懂diǎn儿生理知识的‘健康顾问艾利露牧师’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伪神可能下了某种很厉害的魔化种子在这些人身上,但种子想要完全将人魔化需要一定的时间,还需要某些特殊条件,可能与杀戮、征服、毁灭等事件和情绪有关。这些特殊条件不可能人人都具备,因此真正魔化异常、战力强横的只可能是少数人,前些日子偷袭王军的肯定就是这些少数精锐;其余大部分人虽然魔化但威力尚小,如果在白天乘着优势兵力动进攻,至少不会吃亏。只要晚上做好准备,防止敌人精锐夜袭即可。

端坐在壮美‘法师豪宅’中的足不沾地大奥术师得了消息便哈哈大笑:“看来我是命中注定要胜叛匪,不日就凯旋而归呀。哈哈哈哈~~”——因为天空中得云朵之间出现了那个高如楼房得骇人‘凤凰’构装体当它张开金黄得威严巨翼遮蔽太阳的时候,就算是伪神,也要被它无以伦比的双爪撕成碎末

ps——每天一次推荐,一个diǎn击,也是一种贡献。希望这里能欣欣向荣。

辽源治疗卵巢炎方法
辽源治疗卵巢炎费用
辽源治疗卵巢炎医院
辽源治疗盆腔炎方法
辽源治疗盆腔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