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广州一座豪华办公楼就是一个腐败标本

发布时间:2019-11-09 18:47:15

  广州:一座豪华办公楼就是一个腐败标本

  尽管中央有关部门多年前就已明令禁止新建楼堂馆所,但是如今,不论身处富裕地区或贫困地区、市级还是乡级,一些地方政府在盖楼方面的投入仍然令人咋舌。(5月13日《人民》)

  根据《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标准》等政令,政府楼堂馆所在建筑面积、装修标准、项目审批和工程招投标等方面都有严格的限制。但这些政令的执行效果并不理想,比如,济南市政府大楼建筑面积37万平方米,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二的单体建筑;再比如,浙江长兴县政府大楼造价20亿元,被誉为“天下第一县衙”。

  用纳税人的钱违建豪奢的政府楼堂馆所,非但不能体现政府的服务职能,反倒会让“门难进,脸难看”的现象更加突出;更需要注意的是,正如有关专家指出的那样,许多地方政府在“大手笔”盖楼时,大部分资金的筹集都存在违规现象。从这个意义上讲,一座违规建设的政府豪华办公楼,几乎就是一个腐败标本。

  将地方政府违建楼堂馆所定性为“腐败”,有非常明确的依据。一方面,这些违建行为与中央政令相悖,也与中央厉行节俭的步调不一致,从立项到装修的每一个环节都不符合程序;另一方面,建设豪华办公楼所需的资金,要么是违规向辖区内企业摊派所得,要么是打着基础设施建设的幌子套取的财政拨款,要么是开发商“自愿”替政府所建,无论是那一种情况,都能看到其中的腐败魅影。

  “本届政府内,政府性的楼堂馆所一律不得新建。”新一届中央政府履新伊始,就以严厉措辞与各级政府部门“约法三章”。这一方面说明,中央对违建楼堂馆所的腐败已有关注;另一方面,如此高频率地强调,也从一个侧面说明违建豪华办公楼仍是一个腐败多发领域。

  那么,如何遏住违建楼堂馆所中潜藏的腐败?最关键的一点,还是要管好政府的“钱袋子”。这不仅意味着要将预算内的项目资金管好,还意味着要将长期处于灰色地带的“预算外资金”也关进监管的笼子。与此同时,还应管住能够通过寻租来将权力变现的政府之手,让地方政府不能违规向企业乱摊派和乱收费。

  其次,只有监管“硬”起来,才能有效挤压违建的腐败空间。一座违规建设的政府豪华办公楼,从项目审批、工程建设到装修和投入,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如果对其中任一环节的监督能够发挥作用,违建项目恐怕都会“烂尾”。要遏制政府违建腐败,就要充分激活监督机制,并对涉嫌违规的政府违建行为严惩不贷。

  除此之外,地方政府热衷于豪华办公楼,也反映一些地方政府扭曲的政绩观和民生观。是愿意劳民伤财修建豪华办公楼而遭百姓唾骂,还是愿意用好每一笔民生资金而造福百姓,这道题,对有智慧的主政者应不难选择。汤嘉琛(媒体评论员)

英超
狗狗
家居优品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