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长恨来迟 第九十八章、切护

发布时间:2019-09-16 15:23:31

长恨来迟 第九十八章、切护

身形快速消散,卫絮已是将仙力提到最高,脚下疯了一般往外赶去,她定要,定要截住风禾的喜轿!

墨府虽说不大,却也是里里外外五六道门的进深,卫絮心头焦急,赤着脚踩在地上,疯狂往外跑去。

墨府的大门,终是出现在了卫絮的眼中。

两个下仙正推着那门缓缓关上。

“让开!!!”

眼见着大门逐渐关闭,缝隙越发变小,卫絮早就沙哑的声音怒吼而出。

身形再一个快速消散,卫絮已是出现在了大门口的位置,没有停顿和犹豫,径直破开了快要关起的大门。

“哎你!”

一个关门的下仙神色一顿,瞬时出手就要拦住卫絮。

另一个下仙也是愣着没有反应,直至蓝色的仙流消失在眼中,那人才目瞪口呆地落了声:“刚刚……那是……卫絮?!”

开口拦人的下仙似是也反应了过来,愣愣地同另一人对视了一眼,半晌说不出话来。

卫絮……不是应该坐在那喜轿上被送往何家了?怎么还会出现在墨家?!

那……坐在喜轿上的女子,又是谁?!

所有的仙气提到了最高,卫絮的脚步沿着那红色的仙道已是冲出去了许远的距离,却是依旧未能看见喜轿的踪影。

不会的!不会的!

心头生疼,卫絮越发着急,此时此刻,只怪自己平日里未有认真的修习,以至于现在自己的仙力这般浅薄。

仙道上,载着墨风禾的喜轿,已是走了大半的路程,估算着到何家,也不过是再有半刻钟的时间。

盖头下的墨风禾,神色沉沉,眼眸垂着,从那缝隙中看向了外头。

仙气托着喜轿而运,四平八稳。

眉头轻蹙着,墨风禾凝着神,注意着前后的动静,一共不过四人,若是自己拼一拼,该是有可能逃离的。

思绪定下片刻,墨风禾再无犹豫,隔着薄纱盖头,一个抬头,看向了前方两个步履沉稳的下仙,抿了抿唇,喉咙重重地咽了咽,声音悠悠然落下,分明同卫絮的声音一模一样。

“这轿子,我坐着不舒服,停下来歇会儿再走。”

很显然,前头走着的下仙并未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脚步一顿,相互看了一眼,却是依旧往前走去,片刻后,应了声:“路程还有小半,若是停下来,怕是赶不上吉时,你……小姐还是忍忍吧。”

这四人,自然是墨堃亲自安排的人选,为的便是要提防着卫絮。

视线沉沉一落,墨风禾并未有任何要商量的意思,薄唇重抿,想着阿絮平日里讲话的模样,重重落了声:“我说话听不懂是吗?”

“我说这轿子我坐着不舒服,我要歇息!”

依旧是同卫絮一模一样的声音,且有着明显足足的气势,前后四个下仙,神色明显有了极大的变化,脚步却是匆匆没有丝毫的停顿,依旧沿着仙道往前走去。

不可遏制的怒意终是而出,单手重重地拍在了喜轿的扶手上,一道并不浓厚的蓝色仙流从她的手中飞出,径直袭向了前方右侧那个下仙的后背。

仙流力道不大,却也是重重的落在了那人的身后,让他本是稳重的步子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喜轿,陡然而停。

前后四人,竟也是在一瞬间停了下来,相互间看了好几眼,被攻击的那人声音沉沉出口:“卫絮,别蹬鼻子上脸,还真把自己当做墨家小姐了?说了不停便是不停!”

“起轿!”

随着这最后两字落下,喜轿下的仙流又一次翻涌,重又开始行进。

心头狠狠一落,墨风禾明显略显焦急了起来,手中的蓝色仙流一个不稳,竟是瞬时消散,再无法运出。

怎么办?!要怎么办?!若是阿絮在,她定是有办法的!若是阿絮在,她会如何?

“风禾!!!”

卫絮的声音,恍若从空中飘散而来,厉厉狂傲的话音,传入墨风禾的耳中时,已是消散了许多。

墨风禾本是握着扶手的手陡然收回,一把死死地攥住了自己的衣袍下摆,凝了神,连呼吸都好似窒住。

“风禾!!!”

卫絮的声音,越发清晰了。

再无犹豫,墨风禾一个起身,不顾这喜轿为露顶的构造,径直站了起来,回身向着她来时的方向看去。

一身白色中衣赤着脚的女子,恍若疯了一般,向着喜轿的方向跑来。

周身蓝色的仙气腾腾而起

,未束起的黑色长发也是烈烈而扬。

在看到喜轿的一瞬间,卫絮那紧紧揪起的心才是缓缓地落了下来。

幸好,幸好。

再没有任何的遮掩,墨风禾一把将自己的薄纱盖头掀开,眼底已是泛上了泪,看着卫絮向着自己跑来的模样,重重地唤了一声:

“阿絮!”

笑容泛上卫絮的面庞,同时刻出现的,是她眼中的粼粼水光。

喜轿,自然是在墨风禾露出面庞的一瞬间便停了下来。

护送的四人早就是被吓得目瞪口呆,他们哪里会想到,老爷吩咐定要护送到何家的这人,竟是小姐?!

随着喜轿的停下,卫絮也是很快便赶了上来,未有任何的停顿,一个跃身,赤着脚落在了喜轿上,一把抓住了墨风禾的手。

“我来了。”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音,不过三字,我来了。

护送的四人在看清那一身喜袍的女子是小姐时,便齐刷刷地跪了下去。

远远地,已是能看见,那急匆匆赶来的墨家人。

为首的,自然墨堃和墨家夫人。

单手拉着墨风禾的手,卫絮的笑意笃定且自信,深深地同墨风禾对视了一眼,心有灵犀一般,两人均是扬起了浓郁的笑意。

她们明白,这一次,她们赢了。

…………

屋内,一片寂静,再无声音。

祝雅坐在卫絮的对面,听着卫絮深深切切的话语,几近每个字,都落在了她心头的最深处。

她终是明白,对于卫絮而言,墨风禾是怎样不可替代的存在。

“阿絮……”祝雅还是开了口,她总觉得,自己该是说些什么。

卫絮笑着摇了摇头,依旧满眼泪水:“师姐,纵然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一定,还是会护着风禾。”

23

手足麻木中医辩证
腹肌肌肉酸痛怎么缓解
轻微尿失禁的原因
活络油作用与功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