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极品相师 028 狡诈井中

发布时间:2019-09-26 03:14:13

极品相师 028 狡诈井中

唐振东只是个人,不是神,他虽然是个风水相师,但是却无法真正钻到人的脑子里去,根本看不到井中脑中的想法,他也沒想到井中竟然在一个照面的情况下,就看出了自己是谁,

按理説,怎么自己也要经过审讯,井中才能得知自己的虚实啊,但是唐振东错了,井中沒审讯自己,却直接就diǎn破了自己的虚实,唐振东只能立刻动,因为他知道自己虽然能快过扣扳机的度,但是却根本无法与子弹的度相提并论,

井中有些惊讶,他沒看到唐振东怎么过來的,只看到了一道残影,他动作太快了,井中大讶,这还是人的度吗,

井中惊讶的还有一diǎn,唐振东究竟是怎么解脱了被缚住的胳膊的呢,是手下人沒绑紧,还是他自己想办法挣脱的,

这两种可能似乎都不成立,自己这么多年忠心耿耿的手下,绝对是信得过的,而且他们肯定是严密的搜索过了唐振东身上肯定不会有任何的利器,想办法挣脱,这军用的绳索,最少能承受五百斤的力道拉扯,谁能挣脱,

井中眼中沒人能有五百斤的力气,但是唐振东丹田一抖,劲力勃的瞬间,劲道何止千斤,挣脱一道绳索还是不成问題的,

唐振东就是借着那揭开面罩的时机,自己猛的用劲,借机掩饰的,如果不是姿势不对,唐振东根本就无需身体一震,直接他就可以扯断这跟号称能承受五百斤的绳索,

井中是个细心的人,他一眼就看到唐振东拿着自己的配枪,却沒有打开保险,不过即使是这样,井中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唐振东拥有这么恐怖的度,即使一块石头在他手中,也可以挥常人难以想象的威力,

田建明看到众迷彩服都投鼠忌器,他迅一个懒驴打滚,滚到了唐振东旁边,唐振东这个自己新认的大哥总是能在关键时候给自己惊喜,自己都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挣断的绳索,然后劫持的井中,

不过这个大哥总是能给自己太多的惊喜,田建明已经习惯了,

唐振东把井中身边的一把军用匕踢向田建明,田建明灵活抓住,隔开缚住自己的绳索,然后迅的跑到唐振东旁边,接过了唐振东手中的枪,在接过枪的同时,大拇指跳开保险,然后又扳开击锤,使手枪随身处于击状态,

井中本來还存了一丝侥幸,因为唐振东不会用枪,但是此刻看到田建明持枪的动作,就知道田建明是个玩枪的高手,

有田建明拿枪指着井中,唐振东信步走到刚才那个擒获自己的蓝色迷彩服的头目,问道,“我的刀呢。”

蓝色迷彩一愣,心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忘记你那把破刀,难道真的认为我们黑龙会的人好欺负,还是根本就沒把我们黑龙会放在眼里,

在蓝色迷彩的心中,当然不会知道唐振东对于尨牙的偏爱,都説男人爱刀,但是唐振东对尨牙已经不止是爱了,而是有种相依相伴的感觉,尽管他也得到犬神,后來又有了虎翼

极品相师  028 狡诈井中

,但是尨牙在他心中的地位仍旧是最高,

当然,唐振东心中也根本沒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不过,想归想,蓝色迷彩还是拿出了唐振东的那把尨牙,唐振东接过尨牙,那是一种心血相连的感觉,无可替代,

唐振东走回井中身边,有些奇怪,这个井中不应该是个容易被受制于人的人,但是他为什么这么老实,不加丝毫反抗,

“井中老大,我此來是有件事情要求于你。”

井中微微一笑,本來想往上扶一下眼镜,但是后面还有支冰冷的枪口指着自己的头,随即他又放下扶眼镜的动作,“请讲。”

“我想跟你借两样东西。”

“哪两样。”

“一來是你这无名小岛,二來嘛是你的性命。”

唐振东是含笑着説出这话,他看到井中的眼睛里暴芒一闪,然后随即又换上了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唐振东知道井中刚才把惊天的怒气藏在了心底,

“这两样我借给了你,我就沒有了,你説我能借吗。”井中笑道,

“所以我才説这件事情要有求于你,不过我听井中老大的意思是不打算借了。”

“你的胃口不嫌大吗,这么大一个岛屿你吃的下吗,还有你别忘记了我本身是属石头的,你咬得动石头吗。”

唐振东一愣,井中似乎有所凭借啊,这语气是越的强硬起來,

“哈哈,石头。”

唐振东刚説完,就有一个岗哨跑了进來,“老大,。”

他这声老大声音拉的挺长,因为他看到了井中正被人拿枪指着头,他一愣,这个无名小岛可是黑龙会经营了三年的地方,不説固若金汤也差不多,就算有舰艇來打,恐怕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打的下來的,

“什么事。”井中非常镇定,问道,

“老大,人,人抓到了。”

井中露出不易察觉的一笑,然后对唐振东道,“唐君,嘿嘿,不好意思,未经你允许,却抓了你的人,还请见谅。”

井中这么一説,唐振东才知道刚才井中为什么一言不了,原來他也在等王牌,

“呵呵,井中老大不用客气,毕竟我抓你的时候也沒给你提前通知,咱们这dǐng多是算是扯平了。”

唐振东的豁达和镇定,大出井中意料,在井中的心中,唐振东本应该是暴跳如雷才对,沒想到竟然比自己还温文尔雅,

“哈哈,唐君果然是个妙人,这样吧,我的建议咱们是交换,唐君认为呢。”井中也不绕圈子,直接道,

“那要看井中老大抓的人够不够分量,井中老大千万别太低估自己的分量啊。”唐振东笑道,

“呵呵,那肯定不会,我肯定会开出一个让唐君感觉满意的价码的。”

“把人带进來。”井中一喝,刚才进來的那人立马出去把人带了进來,

被带进來的人是近畿三郎还有他的几个手下,另外还有吉尺原爱,几人的手都被绑在身后,

田建明一见吉尺原爱,心中就是一惊,这説明他和唐振东來前的那只小艇上的人已经被井中的人尽数擒获了,

虽然这段时间一直是吉尺原爱缠着田建明,而且这几天,吉尺原爱缠的更加紧了,连白天都腻在田建明身边,跟唐振东一起去寻找这无名小岛,

唐振东既然看出了吉尺原爱并不是有目的的接近田建明,唐振东也就听之任之了,而且让吉尺原爱跟着田建明还有个好处,那就是不用怕吉尺龙太在白天见不着自己的时候背着自己搞鬼了,

“把客人的头套都摘了,人家來我们无名岛,那就是客人,你给客人蒙着脸算怎么回事。”井中一话,他手下的小弟马上忙不迭的去摘了近畿三郎和吉尺原爱等人的头套,不过心中却叫屈:明明是你定的规矩,生人到这里來毕竟戴上头套,现在却反过來怪我,

吉尺原爱一见田建明,顿时大哭,“建明君,你怎么也在这里。”本來吉尺原爱是怕田建明也被抓住,不过看情形田建明像是占据了上风,而自己等人却是连累了他,“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吉尺原爱明白,如果沒有自己等人,田建明和唐振东应该很好脱身,因为她知道两人的本事,不过自己等人被抓住,那肯定要作为被交换的筹码,这diǎn是吉尺原爱瞬间就明白过來的,要不白当了这么多年的黑道小姐了,

“唐君,觉得这个交换够不够档次,五个人换一个,应该这生意还算合算吧。”井中笑道,他看得出來田建明是唐振东的得力手下,而这个女人又是他这个得力手下的女人,如果他不交换,势必寒了手下的心,而寒了心的手下是否还能帮他打天下,这个却是谁也説不准的,

唐振东哈哈一笑,“按数目來説是够了,不过质量却不够,你井中老大可是黑龙会的脑,这几个人跟井中老大比,提鞋都不配。”

“唐君过誉了,那么再看看这几个呢。”井中缓缓举起手,一拍手,

从外面又进來几个人,也是押着几个人进來,这几人依旧被戴着头套,但是唐振东却一眼看到了吉尺龙太,

唐振东心道:刘小光留守的游轮也被井中派人劫持了,那刘小光呢,这几人里面分明沒有刘小光的存在,

要不然井中也把近藤给救走了,怪不得他那么淡定,原來是有后手的,自己从早晨离船到现在,也是大半天过去了,刘小光遭遇黑龙会的可能性非常大,要知道,这个防守严密的地方,不论是雷达还是别的什么监控都应该非常达,甚至黑龙会都有可能具有卫星监控,毕竟黑龙会是军方的黑社会,拥有军事卫星也很正常,

“吉尺龙太是住吉会老大,江湖地位比我只高不低,他的分量够了吗。”井中笑道,

“够了是够了,不过我需要井中老大送我们出去,要不然我们是走不出这个地方的。”

广东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广东男科
广东男科医院
广东男科医院哪家好
广东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