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流年·缘】两尊菩萨(征文·小说)

发布时间:2019-12-02 23:13:00

闯关东的老伙计,一个个死去,唯独老片还活着,而且活得硬朗。老片丧偶续弦,娶个几乎不说话的黑寡妇。寡妇之子斜楞,天生就是哑巴。

老片儿女众多,各自成家立业。黑寡妇又给他生个儿子,取名巴虎,蔫头蔫脑,像只病恹恹的猫。斜楞和巴虎名分上是兄弟,却无手足之情。一桌吃饭,一炕睡觉,谁也不搭理谁。

老片没手艺,年轻时卖苦力,老了便收破烂。每天蹬着三轮车,震响黄铜镲,走街串巷。但凡能换钱的,来者不拒。忙活一天,吃喝不犯愁。

晚上酒足饭饱,倒在炕头,热气在肚里萦回,慢慢爬上嗓子眼,突然爆发,化作响亮的酒嗝。老片心花怒放,这日子舒坦,赛过活神仙。

清晨,喜鹊立在杏树枝头,喳喳地欢叫。老片眯起眼,抬头望了望。悠扬的镲声响起来,三轮车泥鳅似的,钻过大小胡同。

镲声引来鼻涕孩,挡在胡同口,怀里藏着一物,鼓鼓囊囊。原来是一尊菩萨像,戴宝冠,高发髻,上身披巾、胸挂璎珞,下着羊肠大裙,端坐莲花台。老片上手一掂,颇有些分量。仔细再看,面部有鎏金碎片,裸铜部分的颜色皆发暗。

破铜烂铁不值钱,老片也不过秤,干脆掏出十块钱,将菩萨像摆在三轮车上。鼻涕孩接过“大团结”,惊喜万分,急奔附近的杂货铺。

老片没舍得卖掉那“铜块”。他发现菩萨慈眉善目,总是朝自己笑。可不,那嘴角敛得很深,笑意盎然。老片越看越喜欢,觉得有缘,便把它供在家里。

一晃十几年过去,斜楞和巴虎都长成彪形小伙。黑寡妇仍不说话,老片依然收破烂。

日子过得顺当,没病没灾的。肯定是菩萨庇佑,老片心存感激。逢年过节,必是焚香磕头。

然而,斜楞的异常表现,令老片惶惶不安。一天,老片和巴虎喝酒归来,瞧见斜楞正在发呆,口流涎水,猛地窜向菩萨像,如同一条饿狗扑向血淋淋的骨头。

老片酒劲吓醒,急忙上前阻拦。斜楞张牙舞爪,乌拉乌拉地怪叫。老片毕竟力衰,被甩个大趔趄,幸亏巴虎眼疾手快,把他接住了。

“杂种日的,再抽羊角风,老子掰掉你狗爪子。”老片怒吼道。

巴虎保护父亲,摩拳擦掌,像病猫发威,随时准备还击。

斜楞一脸阴鸷,幽灵般委身墙角,恶狠狠地盯着老片,那目光好似冰冷的铁钩子,恨不得钩出老片的五脏六腑。

老片不寒而栗,暗骂:杂种日的,到底不是亲生儿子,隔层肚皮隔层山!

再看巴虎,老片觉得欣慰: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关键时刻,还得是亲爷俩。

想着,又心生愧疚,巴虎从小体弱多病,就喜欢捏泥巴。捏的小玩意儿,活灵活现。若是早些培养,寻个像样的师傅,兴许巴虎能当个不错的手艺人。

菩萨安稳地享受香烟。斜楞躲在角落里偷觑,眼神里充满了贪婪。黑寡妇闷声不响,消极怠工,饭菜做得不香,酒也烫得不热。

老片郁闷至极,很想抽娘们几个大耳光,却又害怕斜楞真的扔出铁钩子。望着菩萨宽容的微笑,老片忍了。

巴虎搬来一张桌子,摆在菩萨像前。桌上堆了一摊泥巴。老片好奇,站在旁边瞧。泥巴在巴虎的手上,渐渐长出模样——眉如小月,眼似双星。

两尊菩萨像,一个铜鎏金,一个泥彩绘,宛如孪生姐妹。自然,香火也多出一份。

老片没想到,泥菩萨出现,竟招来盗贼。傍晚,老片卖破烂回家,发现屋里乱七八糟。两尊菩萨像不翼而飞,老片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巴虎端汤送药。老片悠悠醒来,来不及伤感,又听巴虎说出两个坏消息:斜楞出车祸死了,死在古董市场前的马路上,听说临死前,嘴里冒出“菩萨”俩字。黑寡妇披头散发,喋喋不休,离家出走,杳无音讯。

老片默然不语,身体稍好,便出外转悠。三轮车的轮胎瘪了,黄铜镲系在车把上,经风一吹,偶尔发出凄凉的撞击声。

有一次,老片走进古董市场,见到一尊金光灿灿的菩萨像。漂亮归漂亮,面相却不生动,做工也粗糙,总不及自家丢失的铜菩萨。

打听价钱,整整两千块,唬得老片目瞪口呆,这几斤铜疙瘩,竟然值那么多钱?!

老板笑道,便宜吧?这是高仿,要是真品,起码两百万。

老片泪花莹莹,一声叹息,背着手,踱回家中,倒在炕头,茶饭不思。

无意间,他从炕柜里掏出红包袱,内有朝思暮想的菩萨像。惊喜片刻,感觉不对,这是泥巴做的。

老片捧着泥菩萨,一头雾水。

巴虎说:“其实我早知道,铜菩萨是斜楞偷走的。他为啥死在古董市场门前,还不是去联系买家?”

老片忙问,到底卖没卖呀?

“卖个屁!我早调包了。就算卖,也只能卖这尊泥菩萨。”巴虎得意洋洋地说,“那尊铜菩萨,我卖了。买主出了大价钱。”说完,脸上浮现神秘之色,伸出两根手指头。

“两百万?”

“爹,你咋说梦话呢?你是收破烂的。我问你,铜几块钱一斤?人家肯出两千块钱,已经够意思了。回头我给你买瓶好酒。”

老片犯起嘀咕:两千块跟两百万之间,就差了一瓶好酒?

巴虎的眼神里,飞出通红炽热的铁钩子。老片内脏翻滚,双手剧烈颤抖,泥菩萨从怀中跌落,“咣当”一声,摔个稀巴烂。

共 187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两尊菩萨》一文中的两尊菩萨,对于老片来说,原本都不归属于他。一个是收废品收来的,一个是儿子捏出来的。收来的因为面露和善,而被老片留下,儿子巴虎捏的也活灵活现的,让老片心里生出不能培养巴虎的愧疚。两尊菩萨像,一个铜鎏金,一个泥彩绘,都被老片供奉着。直至一日突然不见,随着养子横死,后妻疯跑,只有巴虎还在身边。老片偶然得知铜鎏金的真实价格,他并不懂得,为何只是一块铜就能值如此高价。随之他意外发现了泥菩萨,也在儿子巴虎口中得知铜鎏金的去向。可巴虎所说的价格却和他所知晓的,相差甚远。惊愕间,泥菩萨跌落。至此,他又重新失去了两尊菩萨。但此刻,他已经不是最初没有两尊菩萨的老片了。此文,通过两尊价值相差甚远的菩萨来折射人的本性。同时挖掘出人心中贪念,并描写出由此衍生的凄凉,引人警醒。小说书写或平淡若水,或平底起惊雷,语言凝练,情节结构新颖,寓意深刻,具有社会现实意义,当属佳作,倾情推荐!【编辑:平淡是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121806】

1 楼 文友: 2016-12-16 19:02:27 这篇小说很有意味,折射出真实的人性。引人深思。感谢您支持流年征文,祝福创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6-12-18 20:57:1 因菩萨庇佑,过着平淡如水的生活,同样又因为菩萨,原本平安祥和的家也散了,对他最好的儿子将菩萨调包,养子为了一尊泥菩萨丢了命。想必古董市场的菩萨应该也是巴虎捏的,最后巴虎眼中飞出的铁钩子不正是之前养子的眼神里的吗?今天手机抽风了,问好作者,精品佳作,感谢您赐稿流年。 轩窗听雨,淡看似水流年。

回复2 楼 文友: 2016-12-19 08:00:4 感谢吴桐点评。(以下是我的自评)我在写这篇小文时,自己心存三个疑点,其一,斜楞是否天生就是哑巴?据说,婴幼儿如果错过了学习语言的最佳时期,即使生理无缺陷,也可能出现语言障碍,终生都无法弥补。而这段时期,他恰恰在母亲黑寡妇身边度过。黑寡妇不爱说话,可能遭遇过强烈的打击,也可能是孤僻的性格使然。不得不说,斜楞的悲剧不是他的 哑 ,而是成长在不良的环境里。其二,巴虎将铜鎏金菩萨像到底买了多少钱?众所周知,明代佛像制造水平很高,品相完整,做工精细者,价格均不菲。假如菩萨像是真品,巴虎赚了很多钱,却只想给老子买一瓶好酒,就显得不厚道了。细究起来,他的心理可能比斜楞更阴暗,人品更低劣。泥菩萨这个替代品的出现,就绝非偶然了。其三,黑寡妇为何离家出走,是因为丧子悲伤发了疯,还是生活希望的破灭?斜楞曾承诺她什么?卖掉佛像,带母亲远走高飞?斜楞死了,黑寡妇失去了对生活的最后一丝希望?反过来说,她嫁给老片,又曾得到过什么?这又让我想到了,现今社会里重组家庭的夫妻关系、亲情关系,以及孩子们内心承受的压力,封闭自我的行为。

 楼 文友: 2016-12-19 1 :29:51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4 楼 文友: 2016-12-20 08:0 :21 看过老师的自评,深觉自己才疏学浅,只看到表层,而不曾想到黑寡妇这样的配角对于整个故事的意义,巴虎的成长环境是最阴暗的,而他也成了最后的 赢家 。 人性 是最深刻的东西。受益匪浅,谢谢老师。祝您创愉快。 轩窗听雨,淡看似水流年。

安庆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青海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甘肃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深圳做假牙去哪里做好
上海市口腔病防治院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