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马云拿下南华早报新浪待价而沽

发布时间:2019-11-17 02:49:05

马云拿下《南华早报》,新浪待价而沽?

马云拿下《南华早报》,新浪待价而沽?

根据澎湃的最新报道,11月25日,《南华早报》在当天向港交所提交的一份文件中称:董事会确认,本公司已收到某第三方的初步接触,表示可能有兴趣购买本公司的媒体资产。鉴于目前谈判尚处于非常早期阶段,任何潜在协议条款还有待进一步讨论以及监管评估。

虽然此前有《中国》、《纽约时报》、彭博社等多家媒体已经报道了阿里和《南华早报》的洽谈事宜,有趣的是,马云在双十一面对香港媒体提问这一消息时,并没有表示否认或者肯定,只是回应以摇头及摊开双手的身体语言。

无独有偶,此前,阿里即将收购新浪微博的传闻也闹得路人皆知。11月20日,新浪宣布向董事长兼CEO曹国伟定向增发普 通股1100万股,增持后的曹国伟成为新浪第一大股东(拥有17.8%的股份),在新浪业绩不断滑坡、收购流言频频传出的这个节骨眼上,相信这也并非一则 平常。

马云领导的阿里巴巴会成为中国最大、最有潜力的媒体帝国吗?前有《南华早报》收购洽谈,后有曹国伟增持新浪股份待价而沽,外加马云手中先前已经收购的24家中外媒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节奏和趋势呢?

为什么是《南华早报》?

马云为何要收购一家香港最大的英文报纸?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点。

首先是价格便宜。做过资媒的人都知道,比起络媒体的流水线工厂模式,传统媒体的生产流程像极了我们小时候乡下的家 庭豆腐作坊:每逢春节,母亲要为过年准备豆腐宴,半夜就得起来称重黄豆,洗净(堪比熬夜写稿),夜里三四点钟一家人开始转磨(连夜上版),滤掉豆 渣之后,豆浆下锅之后煮沸、再回到大酱缸里再点卤、冷却、沉淀

,最后上板以及各种压榨(相当于部门主编各种签字打样、送印厂出片印刷、总编签字),豆腐终 于出笼,而且报纸也得通过售卖(类似豆腐西施)渠道才能到达读者手中。这样的流程下来,其成本和效率,和以技术+资本驱动的、无远弗届的络媒体相比,简 直是鸟枪遇到大炮,前者只能主动缴械投降。

《南华早报》虽有显赫的背景,媒体大鳄默多克和红色资本家、马来西亚富商郭鹤年先后拥有这份香港最有影响力的英文报纸, 在络大潮的冲击之下,家境也是一天不如一天。早在2013年,《南华早报》集团净利润的同比下滑速度就超过了25%,甚至连股票交易一直在公开市场被叫 停。而2015年的最近6个月里,已经有包括其总在内的逾35名职员从该公司离职,订户量更是大跌。

马云和郭鹤年原先就相识,一个逢低吸纳,一个见底出货,诚如郭所表态:这是一个商业决定。

其次是马云的兴趣。马云个人对于媒体的兴趣之大,路人皆知。有人说,马云是阿里第一公关总监,逢山开路,逢水开源。早在2000年,马云就以他出色的英语演讲才能,征服了《福布斯》的成为该杂志的封面人物。以马云的口才和英文水平,上可以陪同主席和总理出访,接见纽约 的华尔街精英,机智应对奥巴马;下可以和各路明星和商业大佬打成一片,甚至队友中还不乏王林这样的江湖术士。马云不是党员,一直苦口婆心规劝企业家要和政 府部门保持距离,可是他却是浙商胡雪岩的当代最佳翻版。阿里巴巴上市时,股东几乎包括了中国当今最红的各路国内主权基金,从博裕资本、中信资本、国家开发 銀行旗下的国开金融、新天域资本,到中投,这些国字头和红二代的金融巨头,就是阿里最好的护城河。

正因如此,阿里既可以和国家工商总局的一位司长打官司,马云也可以挟支付宝痛批国内各大主流银行,其底气和勇气,路人也 为之侧目。马云深知舆论喉舌的重要性,为此他不惜重金,从IT站、大众媒体到足球俱乐部悉数拿下(读者诸君要明白,足球也是最佳的媒体,因为它最能吸引 眼球)。虽然像虎嗅、微博等一批媒体自从被阿里战略投资之后,几乎成为阿里公司的传声筒,但考虑到《南华早报》是一份有着百年历史、并且在香港英文报业享 有主流地位的媒体,聪明如马云,收购之后即便不会干预这家媒体的中立性,无疑也有助于增强中国话语的国际传播能力,以帮助阿里获得更好的政治收益和影 响力,正如一位专家所指出的那样:马云可以创造一个更高标准的媒体,或者仅仅把它变成某个喉舌。全世界都在看。

最后才是马云和《南华早报》的一段孽缘。

早在两年前的2013年7月13日,《南华早报》中文站刊发了一篇该报刘怡对马云的一篇专访,专访提到2011年 的支付宝私下转移股权风波,马云称其这一做法如同1989年事件中的政府作为,是不完美但最正确的决定。文章一经刊出,舆论哗然,最后这一事件以 刘怡辞职而告终。

此番刘郎重来,出价低,兴趣大,有未解之缘,对于坐拥2000多亿美元市值的阿里、身价200多亿美元的马云个人来说,收购《南华早报》,可谓天时地利人和。

新浪会不会是下一个?

如果阿里能够将《南华早报》顺利拿下,只是锦上添花的话,那么,新浪(及微博)可是阿里心目的Sweet Heart(甜心宝贝),一对良缘就此缔结,你是信呢?信呢?还是信呢?

(马云和曹国伟,都是中国互联市场上的资深大玩家,可谓惺惺相惜,引为知己。)

历史上看,新浪一直是个没爹的大家闺秀,受尽外人欺辱。从第一任CEO王志东开始,再到汪延、茅道临,CEO轮流坐庄, 就是因为股权过于分散,一直等到曹国伟从CFO晋升CEO,发起MBO管理层收购,才一直坐实了CEO的位置至今。此前,有媒体人士指出,如果按照营业额 计算,在传统三大门户里,新浪的业绩最不好看,2015年前三个季度其总营收(含微博营收)为搜狐的42%,只有易的近1/5。可新浪加新浪微博的总市 值超过65亿美元,竟然是搜狐的3倍多。曹国伟被称为是市值管理专家,其资本运作的能力是相当了得。

可市值管理是一回事,业务增长又是另一回事。到如今,三大门户虽然都已经风光不再,易有利润丰厚的游戏业务可以维持业 绩基石,搜狐后来也相继开拓了游戏和络视频新领域,只有新浪固守络广告市场,后来又弄了一个明星微博的资本慨念,又不能做实,亏了2013年初阿里施 血相救,又投资本又投广告,新浪微博的业绩报表才不至于过于难堪,但不管怎样,在三大传统门户中,新浪的业务创新依旧是最弱的。

(阿里近年来大举进入媒体业务的不完全统计。)

在资本市场唤风唤雨,马云和曹国伟都是长袖善舞的玩家,这一点两人惺惺相惜,相互引为知己,这才促成了2013年新浪微博和阿里的战略合作。但这一合作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微博家底子孱弱的问题,更不能满足阿里将新浪整个娶回家的强烈渴望。

新浪会不会成为阿里下一个迎娶的对象?留给曹国伟思考的时间意见不多了。相信各方力量已经备好了粮草军马,只欠东风。 2005年,盛大曾经偷袭新浪,从二级市场收购了新浪近20%的股份,终因时任CFO的曹国伟推出的毒丸计划,在成功掠得投资收益之后不得不告退。这 一次,曹国伟率先大量买入公司股票,会不会是意在提升自身的价格博弈能力,而国内的金融巨额复星资本早已嗅到了金钱的味道,开始在二级市场买入大量新浪股 份,这出好戏将如何上演,相信在2015年年底或者2016年年初,很快就能看到大团圆结局。

不是结论的结论:新生代媒体=资本+权贵下的蛋?

常言说得好,政治当主妇,经济就是婢女。媒体从纸介质像络的演化,就像是从家庭豆腐作坊向流水工厂的演进过程,在这其中,技术和资本更是一个手段凶险的恶媒婆角色。

有人进一步将马云向《南华早报》发起的收购邀约,类比于贝索斯2年前个人出价2.5亿美元收购《华盛顿邮报》的做法。事 实上,两者之间有大不同。首先,以《华盛顿邮报》在美国报业的贵族血统和全球传媒业的影响力地位,贝索斯的援手,与其说是商业交易,更不如说是像英雄对于 迟暮美人的拯救,更况且依照美国报业奉行的戒条,媒体的内容生产与商业运营之间永远隔着一垛高墙,这种隔离,有如教皇和世俗社会一样互不干预,相信贝索斯 不会牺牲个人品牌,去干预《华盛顿邮报》的内容生产;而这一切如果发生在中国,就像这一次马云不会以个人身份去收购《南华早报》一样,从动机到运作方式 等,相信都会有云泥之别。

此前,一位投资界人士曾公开呼吁并指出,BAT们已经不仅成为执政协防者,也是国家络信息和经济安全的压舱石、创新 基础设施外包商。当然,它们也将毫无例外地成为中国最大的媒体集团。以Google搜索页面显示为例,如果你搜索习近平三个字,大约会出现1280 万个搜索结果;如果你搜索马云,结果是615万个;李克强的搜索结果是689万个;换言之,以马云的国际影响力,其与一个国家的总理已经难分伯仲。

资本和技术的叠加,正在造就新一代媒体寡头。页上不仅到处充斥着马云的、图片和各种语录和心灵鸡汤,而且这些大佬 也牢牢掌控着这些新生代媒体,而越来越多的商业操纵,正在严重挤压媒体作为社会公器的角色,媒体上公共空间变得愈加狭小,以至于普通人越来越成为吴晓波们 所不与同类的群体(吴和他的媒体同仁们只会将聚光灯更加小心翼翼地照在马云们身上,因为这样才能符合利益交换原则)。马云商业帝国中的电商、金融和媒体三 大行业之间相互渗透、汇流和战略协同,最终以大数据的名义,编织了一张天罗地, 就像一则笑话里所说的那样,作为一个中国人,你的一辈子终究有三件事免不了在马云们的贴心安排下完成:你的出生、活着,以及死亡。

宝宝脾虚吃什么小孩子不消化吃什么好治疗小孩便秘吃什么药

淄博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南通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安顺看癫痫病的专科
中山妇科医院
哈尔滨市老年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