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变身之我为神王 第七百三十九章 暴力流的打法

发布时间:2020-01-13 15:57:31

变身之我为神王 第七百三十九章 暴力流的打法

见到这一拳的威能,即使是本源化的望月也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不过这一拳她也并不怕。

“无限回廊!”望月低喝了一声,眼前的空间顿时被望月身上的空间法则所打断,而尔煌与望月之间的距离不到五十米,这个速度对于尔煌来说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可是因为无限回廊的干扰,使得这个距离就如天堑一般,只能看得见却摸不着。

见到速度在混乱的空间中依然飞快的尔煌,望月毫不迟疑的动用了空间禁锢与百鸟朝凤。

在空间禁锢的干扰下,尔煌的速度骤然下降,虽然尔煌修炼了不朽的功法《战血天邪典》,但是望月可不比他人,即使是空间禁锢这项技能也不是其他人可以相比的,不过换做是一般人恐怕都不能动了,要是肉身弱一些的,恐怕直接就会被空间挤成碎末,而尔煌也只是速度减慢,并没有停下动作,由此可见这尔煌强大的实力。

不过百鸟朝凤钻入无限回廊之中,四面八方不断的进攻向了尔煌,望月的百鸟朝凤并没有冰凤和火凤那样的威能,但是却拥有冰凤和火凤所没有的能力,那就是封印之力。

尔煌一开始倒是小看了这百鸟朝凤,想用自己强大的体魄去撞散这些飞禽,可是每撞散一只,他这一拳的威能便要下降几分,再加上这无限回廊的干扰,恐怕这一拳还未打到望月的身上,这一拳的威能就会扩散开来。

“天邪战吼!”尔煌咆哮了一声,巨大的声波朝着四周荡漾开来,声音自然就不会受到无限回廊的影响,望月也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伸展出了巨大的凤翼挡在了自己的身前,周天紫气也涌动了起来,瞬间形成了紫钟罩,试图将这一股音波阻挡下来。

不过这音波固然不错,但是望月的防御更是惊人,在这天邪战吼之下,她并没有受到一点影响,不过那尔煌却破开了百鸟朝凤,顺着音波的轨迹,加上之前的试探突破了无限回廊的干扰,瞬息来到了望月的身前,一拳带着沛然巨力砸向了紫钟罩。

在天邪战吼之中都丝毫没有荡漾的紫钟罩在这一拳之下居然剧烈的嗡鸣了起来,周天紫气都被打散了开来。

“给我破!”尔煌大吼了一声,战血天邪典被他催动到了极致,尔煌的身后一道充满这森然邪意的天邪身影仰天咆哮,紫钟罩不堪重负的发出了一声脆响,直接被轰开了一个破洞,紧接着这一拳砸在了望月护在身前的紫晶凤翼之上。

“真是天真!”

望月娇喝了一声,紫耀:空之极瞬息发动,紫色的烈阳照射而出,尔煌在如此近距离之下根本无法阻挡,祭出的防御手段在这烈阳之下纷纷失去了灵性,掉落在了地上,当这些手段全部消失,尔煌毫无阻挡被紫色的光芒所照射到,背后的天邪身影就如同厉鬼见到了阳光一般,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嚎叫,在周天紫气化为的光芒面前直接消融了开来,不仅仅是天邪身影,在空之极之下尔煌体内的灵力瞬间就被周天紫气强大的威能所封印。

啪!

望月一挥凤翼,直接将高空中的尔煌拍了下去,直直的砸在了地上,紧接着望月虚空之中紧握着粉拳,周天大手印握紧成拳,一拳又一拳毫不留情的砸向了尔煌掉落的位置。

轰轰轰!

霎时间烟尘四起,鲜血飞溅,在多轮的轰击之下,尔煌所在的区域周天紫气都如同浓雾一般弥漫开来。

而原本在不远处观望的虹光不朽在某一时刻终于动了,化为了一道美丽的彩虹直接冲入了尔煌所在的地方,而望月也适时的散开了周天大手印,烟尘散去,只见地上躺着几乎被望月打的不成人形的尔煌,而尔煌此刻也已经被望月砸的昏迷了过去,再加上虹光不朽出手,这一局的胜负也已经彻底确定了。

“司空望月胜!”虹光不朽大吼了一声。

虽然望月报名的时刻她并没有加上司空二字,不过如今只要是有心人,都几乎猜出了望月的身份,所以也没有继续隐瞒的必要了。

听到这句话望月飘然转身离开了这个天地古战场,如今这《战血天邪典》她有了些了解,是一门可以将灵力转化为肉身力量的功法,如果一般人碰到了恐怕是要一番苦战,但是在仙灵圣体的望月面前,那可以封印一切力量的周天紫气可以说是《战血天邪典》的克星,更好笑的是尔煌居然敢和她近身打,这不是找虐是什么?

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不久之后冷月就来访了,一进门二话不说敲了下望月的脑袋,发出了清脆的咚声。

“冷月哥,你干嘛?!”望月捂着自己的脑袋,一脸的委屈。自己这是干错了什么了吗?

冷月剐了一眼望月,“女孩子别这么暴力!”

他显然是对望月最后用周天大手印狂砸尔煌的那种战斗方式很有意见,毕竟这样看起来就像是暴力女一样,根本与望月那股仙灵的气质所不符。

望月哭笑不得,这是什么奇葩理由,明明这种战斗风格才是最适合她的自己的,如果只是看中炫丽的战斗风格,那么她也无法这样轻松获胜,还要花费一些手脚,不过她可不会傻到这个时间去反驳冷月,反正自己打自己的,他也管不着,有时候少说话才是大智慧。

“接下去你最多还有三场比赛,其中的两场应该是我和夏芷梦了,另外一场不出意外应该是岳缨舞,如果下一场就是我和你,你可要全力以赴,让我来试试你这些年来修炼的成果!”冷月见到望月没有反驳,和煦的笑着提醒道。

“哦,总算要结束了吗……”望月最要一勾,只要天星神子榜一结束,她便破开自己体内的封印,瞬间突破宙皇境,迎接天劫,要知道她在繁宇境实在是耽搁了太久太久,如今的确是时候突破了,而且她很在意自己宙皇境的时候可以从暗空之座中可以学来什么全新的技能。

又一轮的比赛过去了,每一场比赛都分外的精彩,特别是岳缨舞这妮子,望月还真是小看了她,论起单体战斗能力,岳缨舞要比玄月强上不少,不过望月总感觉玄月并没有出全力,反而有所顾忌。

如今未尝一败的除了她,还有冷月,夏芷梦以及岳缨舞四人,怪不得之前冷月说她接下去的三场对手会是这三人中的一个,这也是不无道理的。

而望月的下一场对手是夏芷梦,虽说望月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真的对上了夏芷梦,望月依然紧张无比,不过她更多的则是跃跃欲试,说起来同阶对战精灵之座的主人如今还是头一遭,虽然看过了别人不少的战斗视频,但是根本没有自己体验来的更有效果。

期间望月倒也一直找过夏芷梦,可是夏芷梦并不在这个地方,无奈之下她去问了下冷月,可是冷月对此也并不知情,不过冷月期间也被召回去了一次,显然夏芷梦也是被龙族找了去。

“现在外面可是很热闹的,你看!”冷月笑嘻嘻的递过来了几张。

望月扫了一眼:

两大精灵之座即将激烈碰撞,空间与火,孰强孰弱,明日即将见分晓!

龙族与凤族两大女神即将对撕,广大火系与空间系的同胞因为意见不合分成了两派,单挑概率日渐增加!甚至连圣君强者都加入其中,状况异常激烈。

望月见到这些标题哭笑不得,整个星域火系法则和空间法则的暴力事件,她和夏芷梦也算是罪魁祸首了吧!

不过这件事情也反映了修炼者对于精灵之座的肯定,十大精灵之座都有它的拥护者,就如地球上的爱国人民一般,容不得外人对自己的祖国说三道四。

“好烦,这样不管谁获胜了,输的那一方肯定要顶着巨大的压力!”望月有些苦恼道。

“尽全力即可,到时候大不了最关键的时候不用法则,用其他手段,外人也不会有太多的情绪,不过既然是比赛,失败者自然也要接受一些负面影响,很正常!”冷月安慰道。

即使如此,望月也依然叹了口气,说实话碎渊之地的资格她真的很需要,虽然璇光圣地也有办法可以为自己搞到,但是什么事情都去麻烦她们,望月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所以她要尽全力成为第一名,而她如今要面对的对手只剩下了三个,而且这两个都是劲敌。

“你似乎很烦恼!”冷月柔声笑道。

望月一脸自信的笑道,“冷月哥,第一名我要了,即使对手是你,我也会竭尽全力打败你!”

冷月听此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郁,“野心不小嘛,不过到时候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不过你现在实力也很强了,就算是我也要认真对待!”

比赛很快就要到来,夏芷梦要比望月先到一步来到天地古战场,不过现在夏芷梦脸色并不好看,甚至眼眶红红的,显然哭过一场。

“诶!”见到这个样子的夏芷梦望月忍不住叹了口气,在这个非常期,夏芷梦为谁伤心,不用猜就知道是谁了,可是自己还活着并且就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的事情,如今还不能告诉夏芷梦。

不是望月不相信她,而是怕夏芷梦知道这件事情后,对她态度改变,或者是在外面不小心露了馅,被其他人所觉察,那时候不仅仅是自己,就连夏芷梦失去了元阴这件事情也会暴露,所以在自己还没有实力之前,自己还不能暴露。

不过虽然男身无法陪伴在她身边,但是自己现在也可以办到,这也算是安慰吧!

“这一场我认输!”还未开赛,夏芷梦便朝着裁判说了一声,随即二话不说就踏上了空间传送阵离开了这个天地古战场,丝毫没有对这一场比赛的留恋。

原本望月还以为有一场激烈的战斗,但是现象与现实都是脱轨的,这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而望月好不容易见到夏芷梦,又怎么可能让她就这样离开,要是这次追不到,下次见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这个时候空间法则的便利就体现出来了,只是一个瞬间望月便和夏芷梦同时站上了传送阵,一起被传送了出去,留下了还未反应过来的裁判以及那些如今还有那些云里雾里的观众,他们期待了这么久的战斗居然以这样的结局落幕了,说不失望那是假的。

夏芷梦见此也没有太多的反应,就这么面无表情的一起被传送了出去,刚一落脚,望月二话不说直接拉着夏芷梦的小手瞬移回了自己的房间,而期间夏芷梦也并没有反抗,任由望月拉着。

“我这段时间去找你过,你一直没人,是因为霍新晨的事情被召回龙族了吧?!”望月开门见山道。

夏芷梦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一脸颓废道,“我真的从来没有想到过霍新晨居然会是阎狱,也对,当初见到那九幽冥火我也应该猜出来了,如果我知道我怎么样也不会让他来参加这个天星神子榜,都是我的错!”

看着夏芷梦泫然欲泣的面庞,望月心中一疼,不由自主的一把将夏芷梦抱进了自己的怀里,原本霍新晨的身材还是很高大的,不过到了望月这里显然是不能比的,要娇小一些,不过夏芷梦的身高与望月也差不多,抱着同样身高的夏芷梦,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你……没有恨霍新晨?!”望月拍了拍夏芷梦的背好奇的问道。

“呵,他不是阎狱,我听别人说了他的本源掉落在了碎渊之地,连带着他前八世记忆一起被封印,他就是他,就算没有他的提醒,我现在也会相信他!”夏芷梦抽泣了起来,望月都感觉自己的肩膀处有了点湿湿的感觉。

望月眼帘低垂,心中闪过了一丝窃喜,看样子夏芷梦心中真的有她,看着自己的女人为自己流泪,望月不知为什么脑袋一热,强行板正了夏芷梦的身子,语气激动道:

“芷梦,其实我就是……”

(本章完)

青岛市四方区医院怎么样
武威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NK生物免疫治疗癌症
榆林男科治疗费用
三亚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